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金融

专栏作家蝴蝶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38:56

“和我说说你的世界吧。”  浩瀚的星河下,一只蝴蝶拖拽着一座岛屿,一颗巨大的榕树伫立在岛屿中央,树下有一个湖泊,吹来阵阵香甜的味道,斑斓的星空倒映在平静的湖面上,让人陶醉。我和她面对面盘坐在湖边,隔着一笼篝火,她的神情有些黯然,总是遥望着前方的蝴蝶,蝴蝶的翅膀在处,似乎即将开始一次振翅,要飞往无尽的虚空去。  我眼中倒映着这个地方,星光从榕树的枝叶里洒落,漂浮着、纷飞着,缓缓地落下,软绵绵的草皮铺盖着整个陆地,甜美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微凉的风轻柔地吹拂起她的秀发,她是个美丽的女孩。  我叹了口气,侧躺在篝火旁,看着她晶莹的眼睛。  “我的世界,那个世界没有这里的安宁,也没有这里美丽,更没有人再愿意陪我一起在星空下仰望,那是个无聊透顶的世界,每个人都在忙碌,但是每个人都很空虚。从小到大,我总是被各种各样的事情打扰着,我有一个愿望,就是能够躺着这样舒服的草地上仰望星空,前提是有个人和我一起,她的愿望和我一样,我们能够不说一句话也能明白相互的心意,那一定是很快乐的。”  我把手枕在脑后,平躺着遥望星空,那里闪烁着光明,我想起儿时在田埂里飞舞的萤火虫。  “那个世界,总是被这样那样的事情缠绕,不断机械地运转,等你解决了一件困难到极点的事情,却发现只是刚刚开始,有一天老了,动不了了,还要担心有没有人送终,我不知道死后……总之那是个很糟糕的世界。”  她温柔地笑了笑,她的眼睛里似乎有了些光彩。“那是时间吧。在很久以前听一个老头说过,他总是不厌其烦地给我介绍时间,他说时间就像那树上洒落的星光,落下后会融入泥土,再被大树的根吸收,又会重新回到树梢,在适当的时候还会落下,他还说这个宇宙有太多计量时间的东西,却都是错了,存在的正确的时间记录在大时钟上,若大时钟停止了,将不会再有时间这种东西,又或者大时钟也是错误的,根本就不存在时间这种东西。我想了很久,始终不明白他的话,后来有一个孩子来到这里,他说时间啊,就是过了很久很久,那就是时间。”  “在我之前有很多人来过这里?”我打断她的回忆,我没法继续和她探讨关于时间的问题,如果我看过《时间简史》,我一定能在这个话题上聊上很久,可我对时间的概念只是昨天、今天和明天,我活着度过着每一天,这就是时间。我偏执的觉得时间根本就是造物主创造出的愚弄生灵的东西,不然为什么人要为了时间而烦恼。让我好奇的是这里竟然来过很多人。  “嗯,你是第九万九千九百个到这里的家伙。在蝴蝶的翅膀回到点时,都会有一个家伙来到这里,他们都很有趣,和你一样。”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蝴蝶绚丽的翅膀果然如即将振翅飞行一般,我盯着看了许久,可那翅膀哪里有一丝移动。我想起很久以前听过的一个传说,有一个世界是存在一只蝴蝶翅膀上的,蝴蝶每扇动一次翅膀,世界就毁灭一次,一切又从头来过。  她见我不说话,便自语道:“我出现在这里时,蝴蝶翅膀的位置和现在一样,那时候我没有任何记忆,也不懂任何事情,我总是呆呆地看着它的翅膀一点一点地落下,又一点点地上升,再回到初的位置。于是……”  “于是出现了一个人?”我兴奋地大叫,从她的语言中我似乎发现了这个规律。  “是的。”她恢复到有些暗淡的神情,好像在讲述一个熟悉却又十分陌生的故事,“那个是粉红色的大家伙,他一直笑,他边笑边让我和他一起笑。于是我和他一起笑,他说笑就能快乐,果然,笑让我很快乐,我不知道这是因为什么,他离开后我一直笑,一直笑。直到又来了一个小家伙,全身都长满刺的小家伙,小家伙似乎很紧张,我想让他和我一起笑,他却刺伤了我的手,很痛,那是我次感觉到痛,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很难过,眼睛里不停滴下水滴,那时候我并不知道眼睛流出的水叫眼泪。我的手肿得厉害,他却离我很远很远,我觉得很伤心,就一直哭一直流泪,我不知道哭了多久,流了多少泪水,直到又有一个家伙来到这里,是个温柔的家伙呢。”  她的脸上又露出了微笑,满是甜蜜的微笑,我只在刚接触恋爱的女孩脸上看到过这种微笑。  “你流了这么久的眼泪,泪水都快赶上这个湖了吧?”我从地上爬起,恢复了盘坐的姿势。  她诧异地看了看我:“湖水?不是泪水吗?”  我震惊了,这可是我见过的湖了,即使被称作为海的丽江拉市海,恐怕也不及这湖泊的百分之一吧!我终于对她的时间有了改观,这得凑齐多少眼泪,才足够汇聚成这样的湖泊,难怪,湖水里有股香甜的味道。  我在震惊中又听她说:“我哭了很久,连他来到这里都没能让我发觉,他在我旁边弄了这笼火,这燃烧的火焰传来些热量,让我感觉很温暖,我停止了哭泣,却找不到他了,我连他的模样都没看到,只记得他和我说了很多话,可我一句也不记得了。我觉得我丢了什么东西,却又不知道该往哪里寻找,那是很煎熬的,对吧?我更伤心了,那是比那个小家伙刺伤我的手更痛的痛苦,但当我享受着这笼火焰带给我的温暖时,那种痛苦就好像离开了。似乎他还在这里,他焦急着看着我哭,却想不到任何办法阻止我,他似乎感觉到自己快要离开了,所以点燃了这笼火,他是个温柔的家伙呢。”  我不觉湿润了眼,一滴泪从眼眶里溢出,我急忙扭过头去拭掉,我这卑微的眼泪,在她汇聚成海的泪水面前,是那样的微不足道。“后来呢?我是说你有再见过他吗?毕竟你已经经历了九万九千九百次相遇。”  她摇了摇头:“后来我就在这篝火旁等待我的客人,我知道一定会来的,他啊,也一定会回来的。”  “有一次来了一个女孩,她穿着漂亮的长裙,秀丽的长发跟着微风扬起,透明的水晶鞋在星光下格外晶莹。我的目光被她吸引,她很友好,也很温柔,她为我梳理头发,用我的泪水为我洗净身体,我和她在我的泪水里嬉戏,她教我跳舞、唱歌、打扮,她告诉我泪水倒影里的那人就是自己,我这才知道原来我也是一个和她一样美丽的女孩呢,那是很快乐的一段时光呢。她离开时把她漂亮的衣服和玻璃鞋送给了我,我哭了,我想让她留下来,她却头也不回地走了,我知道她不想让我看到她流泪,她一定也很伤心,我看到她离去时颤抖的肩膀。终于她还是回头了。她和我说,一定要穿着她喜欢的衣服等到那个给我温暖的人,那个温柔的家伙。”  她转过头看向一脸愁然的我,我和她四目相对,她的眼睛很深邃,仿佛可以从里边看到一整个宇宙。  “你啊,也是个温柔的人呢。你也有一个一定要等待的人吧?我在这里呆了太久,有太多人来过,可很少有人像你这样安静的听我说我的故事,他们或是滔滔不绝地演讲,或是沉默在星空下……我想他们一定居住在那些精彩的世界,我也是很向往的呢。”  我有些心虚地移开了视线,看向那笼带给她温暖的火焰,这笼火焰,现在也带给我同样的温暖。  我的心里有些发堵,喉咙有些梗塞,“我……我。”我哽咽了一下,话到喉头却怎么也发不出来。我深深吸了口气,好让我的心情平复下来,“我的等待在你面前显得如此微不足道。你呢?你有想过离开这里吗?去寻找那个温柔的人。”  “这里很美,我很喜欢这里,我相信他也一定很喜欢这里。有一次一只头顶长着荣角的马来到这里,他让我坐在他的背上,他驮着我遨游在树颠,那是我次在空中看到这个地方,真的很美。他说他要带我去看更美的星河,我很高兴,可在他飞出岛岸时,他消失了,我留在了这里。那时我有些惆怅,等我缓过神来时,已经有一个身后长着白色翅膀的天使在我身旁,她的美丽让我惭愧,她温柔地抚摸着我的头发,说我是个可怜的孩子,很像她的女儿。她语气里满是悲伤,她说她是个不称职的母亲,可我并不知道母亲是什么,她说母亲是女儿的人。后来她走了,她留下了她的翅膀,纯洁美丽的翅膀。”  我这才发现她身后长着一副漂亮的白色翅膀,我想触碰那些洁白的羽毛,却不敢伸手。她发现了我的意图,示意我可以,我颤抖着伸出手,柔软的触觉让我仿佛正置身天堂。她的脸上出现一抹潮红:“你是个温柔的人,却也是个罪恶的人。”  我如坠冰窟,慌忙缩回停留在她翅膀上的手,我愣愣地看着她,不得不承认,适才心里产生了一丝邪念,想要把她扑倒在地,她是那么美丽,她洁白的翅膀让我心中一片空白。  她看了看我的微微隆起,噗呵一笑,忽然在我额头在亲了一下:“你是个温柔的人,这是给你的奖励,我没法帮助你完成你想要的事情,因为我会疯掉的。”  “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我似乎鼓起了勇气,盯着她美丽的眼睛,我似乎又开始有些蠢蠢欲动了。  “那是另一个故事了,天使走后不久,又一个温柔的家伙来到这里,他教会了我感情,我和他陷入了爱河,我们在篝火旁欢愉,那是一个短暂的时光,我次学会了睡觉,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我看到了那个为我架起篝火的温柔的家伙,他在我身旁盘坐,焦急的看着哭泣的我,他每每想要把手伸到我的头发时却都缩了回去。我看到他依依不舍的离开,我的眼泪又不停地流下,眼泪落到湖水里,泛起巨大的浪潮,浪潮扑灭了我身旁的火焰,当然那是在梦里。”  她叹了口气,接着说:“我从梦中惊醒,他已经不在了,我身旁只剩下了这笼篝火,篝火的存在使我时刻都能感觉到温暖,可正是这样的温暖,差一点让我忘了是谁为我架起了篝火,是那个温柔的家伙啊,我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模样,他却为我留下了这样的温暖。”  “那个男人呢?他留下了什么?我是说与你……”  她打断我的话,她再次回到有些黯然的神情:“我知道,他什么也没有留下,只有无尽的痛苦与孤独,我不恨他,他并不知道他一定会离开这里,这是规律,你也很快就会被送走。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如果我们还能再见,你一定能够等到那个你一定要等到的人。”  我如醍醐灌顶,那张美丽脸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却怎么都感觉有些模糊,我猛地站起,一滴泪水从我的眼眶中滑出,滴到泪的海里,溅起几滴泪花,波纹荡漾出去,让泪海中的星空泛起涟漪。  “你留下了一滴泪呢!这是很好的离别礼物。”  她忽然纵身一跃,跳入泪海,很快她就露出湿哒哒的头颅,她微笑地举起手,一颗泪珠被她的手指夹住,这时我已经离他很远很远,却仍能看到那颗有些暗淡的泪珠。   共 394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简析早泄的护理方式有那些
黑龙江治男科专科医院哪家好
云南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