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汽车

竹韵小说盛放的血色玫瑰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28:00

一    我是一朵玫瑰,一朵娇艳却有含苞待放的玫瑰,我是一个妖,一个幸运的得到观音的玉露而修炼成的妖。  当我成妖后的眼看到的便是他,那个应该是我的主人的蓝惜晨。他穿着淡青色的衣袍,嘴角含着软软的笑看着我,用他那纤长的手指轻轻的划过我的枝叶,引起我身体阵阵的颤抖。  我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我开始疯狂生长我的根茎,跟在他的身后。  我看着他读书、看着他作画、看着他呵护各种花草树木、看着他扶起摔倒的小女孩、看着他因病而日渐消瘦的面庞……  渐渐的我感觉这已经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  每日他过来替我浇水,是我快乐的时光,我渴望着他那专注的看我的眼神和那嘴角软软的笑意。  今天我跟在他身后的根茎又向我传达了他过来的讯息,于是我努力的伸展枝叶,骄傲的昂起我即将开放的花蕾,我希望他看到美的我,希望他可以因我而骄傲。  淡青色的衣袍渐渐的出现在了我的视野,我可以感觉到他越来越近的呼吸与越走越近的脚步声,我贪婪的记着他现在的每个瞬间,他轻轻举起水壶的身影、喜欢抚摸我枝叶的修长的手指、那专注的眼神、喜欢含着笑的脸庞,明天或许就见不着了吧!  夜晚的风冷冷的吹打在我的身上,吹的我的心也变冷了。如果,我有心的话...  再过一会儿天就要亮了,花蕾也该开放了,还记得我幸运的得到玉露后我对观音大士的承诺:“当我可以离开后,我希望可以永远伴随在大士身边,跟随大士修习佛法!”  我不后悔,但我也不舍,不舍得离开那悉心照料我的他!  东方开始发白,太阳还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升了上来,当阳光照耀到我花蕾的那一瞬间,我不可抑制的慢慢的展开了那包裹芬芳花蕊的羽翼,此刻时间仿佛停止了,只剩下那渐开渐大美丽妖艳的花朵,开放过后,我渐渐变的透明起来,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融进我的身体,我变成了化蝶的茧,茧慢慢的破开了,我知道我幻化成人形了!  茧终于还是破成了蝶...  也该是我离开的时候了,可是我还是不舍,我在心里说就让我看他一眼吧!我慢慢的走进他的房间,看着那熟悉的背影,不知道他明天会不会发现那少了的玫瑰。或许不会吧,毕竟花圃内的花太多了,他又怎么会在乎我呢!我自嘲的笑了笑,许下了对他的承诺“如果有机会,我会尽我的全力来报答你的养育之恩!”,而现在也是我履行承诺的时候了!  我离开了这里,向着南海出发。  见到观音大士时,观音大士正站在玉池边随手摘了一片荷花花瓣给我,“你尘缘未了,还是回去吧!这片花瓣会在需要时带你回来的,记住:‘万事不能强求!’”  蓝府在这个城里数大府,蓝府内的花林源种满了各种花草,而这里城市的名字—花林城,就是因蓝府内的花林源而得名的。  我站在蓝府的门前,以前熟悉的花林源和这只有一墙之隔,而现在的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进去。  终,我还是离开了这!  我来到了那记忆中的大街上,以前只是我的根茎来过这里,现在我却是实实在在站在这了,这里的一切不经让我有些好奇,我观察着来来往往的人群,不知他们都会有怎样的过去!  突然一位看似文弱的书生站到了我的面前,“这位小姐,看你孤零零的站在大街上,你是没地方可去了吗?”  “是啊,我算是无家可归了!”我感叹的应道。  “如果小姐不嫌弃的话,我到是有个地方可以解决你的问题!”他笑着说道,可是他的笑却给我一种不好的感觉!  “那么就有劳小哥了,请你就带我去吧!”我顺从的跟在了他的身后,不管怎么说先找个地方住下吧!  我们正走着大街上,突然被一群人给拦了下来,走出来一位有点眼熟的年轻公子对着我前面的书生说道:“王三儿,是不是皮又痒痒了啊!又跑这来骗人家小姑娘了!”  那位叫王三的立马变了副嘴脸点头哈腰了起来,“是大少爷啊,我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胆子,上次我可就教训够了,是这位小姐没找到地方住,我是帮着找间客栈来着!”  “王三,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现在你可以滚了,要是再让我碰到我见一次打一次!滚!”年轻公子刚说完,王三就一溜烟的跑没影了。  年轻公子一改刚才的凶狠,转过身对着我施了一礼轻声说道:“在下蓝府蓝惜霖,不知姑娘芳名?”  我想了想,既然我是玫瑰所化,就叫玫瑰吧!等等他刚才好像说他叫蓝府蓝惜霖,怪不得这么眼熟,他不正是蓝惜晨的哥哥吗!以前跟着蓝惜晨的时候见过几次。  “我叫玫瑰!”  “玫瑰,果然是人如其名!美艳如花啊!哦,刚才那人是和青楼串通好专门骗年轻姑娘的,下次你可要小心点了,冒昧问一句姑娘可真是没地方可去!”  “谢谢公子了,我暂时无处可去,不知公子可有容身之处!”我想他既然是蓝惜晨的哥哥,跟着他也必然可以见到蓝惜晨!  “那玫瑰小姐就和在下一起回蓝府吧!我会帮你安排住处的!”蓝惜霖慷慨的说道。  “那就有劳公子了!”我高兴的应道,跟着他的脚步一起回到了蓝府!  蓝府还是那样,看到熟悉的亭台楼阁让我的心一阵舒爽,这里就是我的家啊!    二    忽然,只见府中下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边跑边呼喊道:“大公子,大公子,不好了,二公子的病又开始犯了!”  “慌什么慌,还不赶快去请萧神医来!还有,先不要告诉我爹!”只见他一边皱着眉头大声斥责道,一边面有焦色的对着我说:“抱歉了,玫瑰姑娘,你先跟他们去玫瑰阁住下吧!正配姑娘的名字呢!”  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我不禁有些担心,他的病是又加重了吗?也不知他现在怎么样了?跟着下人的脚步渐渐便来到了玫瑰阁。  玫瑰阁之所以被称为玫瑰阁是因为刚好建在花圃的外围,而站在阁楼上入眼便是大片的玫瑰花海了。  我站在阁楼上,看着花圃内一朵朵娇艳的玫瑰,它们已经开了一大半了,而曾经我也是它们中的一员,想着想着,我不禁又想起了呵护我们的他,他就是我的尘缘吗!他怎么样了!想起刚才下人的摸样,我不禁一阵心慌,连忙下了阁楼,往他的院落走去。  小道上只见三三两两的下人急匆匆的走过,我也有些着急了起来,连忙加快脚步,来到听雨苑,这边已经围满了家丁,我轻轻向里走去,刚走到门前,便听见里面轻声的叹语:“恐怕撑不了几天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我走的时候没有这么严重的,恍恍惚惚间,我慌不择路的向里跑去,慌忙中撞上一道黑影,我瞬间清醒过来,我是怎么了?  “玫瑰姑娘,你怎么来这了?”只听面前的黑影惊呼的说道  我连忙定了定神,对着蓝惜霖回道:“我以前跟我爹爹学过些医术,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帮忙的,没想到匆忙中有些失礼了,还请不要怪罪!”  我红着脸,看着他匆匆施了一礼,正了正身子,皱起了眉头:“怎么会,玫瑰姑娘念急家弟的病情,我感激还来不及呢!不过萧神医都没有办法了!恐怕姑娘也无计可施啊!唉!家弟一生向善上天怎还如此不公!”  看着他绝望的表情,我忽然间莫名的有些恐慌,突然便听到一个声音从旁边传了过来:“既然这位姑娘也会些医术,就让姑娘也看看吧!也许还有我未曾寻到的办法!”其实萧晨的本意只是不想拂了这位文弱、善良姑娘的面子,才有了这番说词。  我又一次被惊醒,欠了欠身子,缓缓走到床边,今天我是怎么了,妖怪应该是没有感情的啊!看着床里那个比平时更加苍白的他,我不禁感到一阵微颤,某个地方忽然便涌起一阵疼痛,我抚着那个应该是凡人心口的部位,攥了攥手心,下了一个决定,我学着大夫的摸样,先给他把了把脉,然后在袖口幻化出两瓣我的本命花瓣,移了移身子,遮住了他们的视线,称这个时机,两瓣花瓣迅速的化成一条光线进入了他的嘴里,看着他的神色恢复了一点,我这才感觉到身子一阵虚弱,回过身来,对着他们略显抱歉的欠了欠身子,小女子学医不精,也是毫无办法的!  我看见他长叹一声,“麻烦姑娘了,我让下人送你回去把!”我知他此刻全身肯定落满了绝望。  又一次的来到玫瑰花圃,满园的幽香,我站在花圃边缘,伸手抚摸着一片片的玫瑰花瓣,找寻着我曾经的足迹。我也学着他的摸样,拿起身旁的水壶,仔仔细细的给每一株花蕊浇灌上水,闭上双眼,深吸一口芬芳,这里也有他的身影、他的气息,真的很不舍!  夜色慢慢的就降临了下来,我在这块花圃无比的流连,直到下人过来寻我去用膳,我才深深的看了这里一眼。  跟着下人回了厢房才知道蓝老爷晌午的时候已经回来了,知道小儿子的消息也是痛不欲生,没想到到头来还是免不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啊!  夜色渐渐的变的沉了,一弯月亮在天空很是明亮,大约到了子时时分,经过了一天的喧哗,蓝府此刻也沉静了下来,我看着时机便悄悄的溜出了玫瑰阁,悄声的向着听雨苑走去,迷晕了门前有下人,我便这么的进入了他的房间,月色从薄薄的窗纸上打了进来,他还是那么安静的躺着,也或是白天的花瓣起了些作用,他的脸色稍微红润了一点,也许这是一次见面了,想到如此我垂下眼睑,不禁叹了口气,当我重新看着他的脸庞时,我不禁吓了一跳,两个如宝石般的眼睛在这朦朦的夜色里显的很是明亮。  “你怎么醒了?小女子是大公子请来照看你的”我惊疑的略带解释的问着。  蓝惜晨没有回答,只是这么定定的看着她,突然便笑了起来,笑的很是灿烂,笑着笑着忽然便咳嗽了起来,我立刻便走了过去,将他的身子扶了起来,拍着他的背,“你还是不要乱动了”  他还是微笑的看着她,仿佛很是满足,轻声的传出话语:“你还是回来了!”尽管声音很是虚弱,可还是吓了我一跳,“公子怕是认错人了,小女子之前并没有见过公子!”  “你身上的体香是骗不了人的!”看着我准备解释,他将手伸向了我,可是由于牵动了身体,顿时咳了几声,他接着说道:“以前有一个书生,因为全身的病只能在家休养,闲暇的时候他便养起了满园的鲜花,有着各种品种,他很喜欢那些花朵,因为都是他精心饲养的,突然有一日,他在那些花朵中发现了一朵不平寻常的花束,虽然它还是花骨朵,没有开放起来,但是却娇艳异常,每到夜晚还会散发莹莹的光芒,而他每日不管在什么地方总会有意无意的闻到一种似有若无的幽香,跟花圃中的幽香一样,也跟你身上的香味一样”说到这里他还闭上眼睛闻了几下,然后接着道:“直到有一日,他很早便醒了来,天还没亮,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的,他便跑到花圃不远的阁楼看起了星星,顺便也可以看到那朵闪着莹莹光芒的花朵,可是在天色渐明的时候,他却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那朵花朵变的越来越晶莹,忽然便变成了一个女子”说到这里,他不在言语,只是微笑的看着我,此刻,我的心里很是波澜,有些不知所措,原来、原来他都是知道的,这更加坚定了我心底的决心。  “感谢你还能让我见到一面!”他倚在床上,脸色很是平静,可是却引起我的心一阵阵揪心的疼痛,我扶着他的身子坚定的看着他,“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接着我便运转起法术,定住了他的身子,他终于有了一丝惊慌,皱起眉头,“你要干什么,不要做傻事啊!”  我没有理会他,只是抚着他的脸庞,感觉到眼眶有丝微弱划过,“有你记得我,我便足够了”说完,我便起运起全身的法力,从身体里慢慢的牵引起我的花蕊,如一道流光般,我钻进他的嘴里。  窗外,月光明媚,窗里一个身影慢慢发着微光,突然就碎裂成一片一片的玫瑰花瓣,只有一道晶光从原先的脸庞滴落到他的手心,很是晶莹,他此时已恢复了行动能力,握着那滴眼泪,看着满屋的玫瑰花瓣,止不住的哭出了声,“你怎么那么傻”,忽然一阵光芒一闪,蓝惜晨便倒在了床上,满屋的玫瑰花瓣也随之消失了不见。  月光透着薄薄的窗纸照了进来,而屋里就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    三      我叫络花语,我没有父母,从我记事起我便生活在洛府,听洛府的下人说我是洛老爷从雪地里捡来的,而洛老爷刚好想要个女儿,我便顺理成章的成了洛府的大小姐!  在我之上还有两个哥哥,大哥是做生意的能手,常年帮助爹爹在外打理生意!  二哥是镇上出了名的才子,不仅才华横溢,而且英俊潇洒,是许多千金小姐爱慕的对象呢!也是洛府内疼我的人了。  今晚我又一次的从梦中惊醒过来,不知为何从小到大我都会做同一个梦,总是梦见我的身体一片一片的碎裂成大片大片的玫瑰花瓣,凄艳绝美的场景总会让我莫名的心痛!  我坐在门前的雕栏上,看着天上一眨一眨的星星,二哥上京赶考已经过了好些天了,不知道他中了状元没!  还记得前些天不小心听到的谈话,二哥和爹爹说会在自己金榜题名时娶我为妻,而爹爹居然也同意了!我震惊的看着他俩,虽然二哥平时很疼我,但是我却从来没想过成为他的妻子。 共 7237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精囊囊肿的诊断方式有那些
昆明癫痫病哪家专科研究院好http://kmdx.qm120.com/uo9v5/
昆明有哪些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