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汽车

牧仙志 第三百三十章 雷势汹涌

发布时间:2019-12-05 06:39:29

牧仙志 第三百三十章 雷势汹涌

天罡方雷锤雷蛇炽缠,呲呲怪叫。雷光炽曳如白焰,呼呼像炉火。雷龚琼雷火罩体,雷电披身,雷光刺眼万丈耀,常人不敢轻易直视望之。

道牧血眼耀阳光,将整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雷龚琼没有用甚华丽技巧,以天罡雷势震慑对方心神

,对方失神的昙花一现的间隙,直接抡锤将对方锤爆。

整个过程并没有出乎道牧的预料,倒是雷龚琼的懊恼表情让道牧觉得好笑。

天罡正雷,至刚至阳,本质狂霸暴虐,不易控制。雷龚琼这一锤子下去,连同敌方的物件佩饰,全都化作灰烟。

“也就难怪他对李焕衍的玉晗喜爱得不行……”道牧思绪之时,死寂的赌斗场发出惊天欢呼,响彻九霄,将道牧拉回现实。

浩大动静引来外面更多好事者关注,消息传说出去后,个个以为这机会千载难逢。

无论赌斗场还有没有座位,好事者们都要买票进场。哪怕是坐在肮脏的台阶,哪怕是站在某个黑暗角落,

道牧聚精会神,立马就见又有一人登上赌斗场,使得赌斗场人声鼎沸,声浪势要将赌斗场的顶盖给掀翻。

雷龚琼举锤直指对方,笑着道,“劝你一开始就使尽全力,不然你以后也没有机会再使。”

“聒噪!”那人面冷色戾,剑已出鞘,剑身火光流彩。

咚咚咚……

序曲之钟,再次被敲响。

双方都没有废话,一人披雷抡锤,一人罩火舞剑,淡蓝雷光与艳红火光瞬间碰撞。淡蓝雷光如浩瀚海水,艳红火光如那灼天篝火。

任凭你篝火凶势再盛,序曲钟声余音未消,就被浩瀚无穷的海水吞没。那人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立即被锤爆,雷轰成飞灰。

这一次,赌斗场并没有安静,人声浪潮一波接着一波。人们都已经忘记多久没有看到过,如此干净利落的战斗。

雷龚琼开怀喝啸,粗壮如大拇指的雷电爬满整个赌斗场,“还有谁!”右手掣着天罡方雷锤,左手对着木以荣他们勾手。“你们一起上吧。”

道牧眉头微皱,眼睛泛起波澜,却非因为雷龚琼的强势,而是道牧从雷龚琼的天罡正雷感受到一股莫名的熟悉。

“彬棘师兄!”牛郎和候大壮的声音,将道牧拉回现实。

原来,木以荣他们不敢再托大,决定一起下场去杀敌。彬棘心中万般不想,也得硬着头皮下场。若彬棘还是天境,那还有理由不下场,且会心安理得。

如今,彬棘已经脱去凡胎,臻至地仙境。尽管只是初阶地仙境,连都不是,连地仙境的根基都还未夯实,还未牢固。可他终究是地仙,终究是不容小觑的战斗力,想躲是不可能了的。

“彬棘师兄,你且三思而后行!”候大壮面色凝重,声音沉闷。

“彬棘师兄,生命比什么都重要!”牛郎左手撑烟枪,叭哧叭哧,吞咽吐烟。

“无论怎么讲,你都是我彬师伯的孩子,都是我师兄,我真是不希望你也下场。”道牧剑眉皱成剪,语重心且长。

彬棘目光在道牧他们和木以荣他们,来回流转,嘴巴微张,欲言又止。

“彬棘,你道行尚浅,就留在此地等我们凯旋,也算你一分功劳。”木以荣不屑一笑,调头转身就往赌斗场跨大步。

彬棘闻言,脸色骤变,森森扫视道牧他们。须臾,他狠咬牙关,冷哼一声,快步跟上木以荣他们的步伐。

“阿牛,你从什么地方请来这么强一个帮手,破除彬棘要杀我的局。”道牧看着彬棘的背影,莫名有些触动,彬棘在大黄山那一股劲儿,全都跑去哪儿了。

“你还真不信任我哩!”牛郎猛地把烟枪拔出,两手一摊,“少爷我真不认识雷龚琼这号人物!”既是无奈自己被冤枉,又是气愤道牧竟然不相信自己。

仅仅道牧牛郎这短暂的对话时间,木以荣他们已经登上赌斗场。序曲钟声立马又响起,雷声、火噪、冰吟、风啸等等,各种声音瞬息就将观众疯狂的欢呼掩盖。

木以荣他们刀光剑戟一齐闪耀鸿光,彬棘放出狼牛虎豹等十数只灵兽,与共生灵兽合体,手持牧鞭。木以荣他们近攻之时,彬棘驱使灵兽为木以荣他们援防。

雷龚琼就是一头脱缰的野牛,他一动一静,雷跳电欢狂,雷鸣不绝于耳。抡锤攻势如汛期的瀑布,从未断绝。

雷锤瀑布之下,一只只灵兽被锤爆。腥甜的骨血四溅,红白相嵌,溅得木以荣他们一身。却在近身雷龚琼的时候,被雷电灼成飞灰。

“啊啊啊……”彬棘怒目圆睁,悲愤痛吼,手中牧鞭绿光嵌红。

时而如龙摆尾,或劈开雷海,或抽打雷龚琼。时而如蛇穿空过缝,或刺向雷龚琼身体每一个要害,或伺机将雷龚琼束手束脚。时而飘零胜蜻蜓,扰雷龚琼攻势节奏。

彬棘毕竟太弱,给雷龚琼造成不了实质性的伤害。可是彬棘像苍蝇一样,也让雷龚琼不胜其烦。

“哼!”雷龚琼蓦然回首,瞪眸电炽眼,双鼻吐雷火,左手倏然探出,任由牧鞭束缚。

彬棘心生不祥预感,想要收回攻势,已经不能。

牧鞭方才将雷龚琼左手缠紧,“哼!”雷龚琼无视木以荣他们凌厉攻势已近身,猛拉牧鞭。

彬棘打了一个踉跄,被拉向雷龚琼。心惊之下,彬棘放弃牧鞭,强行停滞虚空。牧鞭脱手就如无根枯草,雷火猛烈,瞬息烧成灰烟。

雷龚琼左手捞住一把灰,朝着木以荣等人抛洒。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木以荣他们根本没等反应过来,就被飞灰进眼。

雷龚琼双手举锤向天,彬棘惊声尖啸警示木以荣退散,为时已晚。但见雷龚琼抡锤下地,“大浪淘沙!”声响惊若雷。

雷电自天罡方雷锤泉涌,交织密集如水,激荡成浪,浪叠成啸。整个飞梭剧颤一阵,木以荣等人被拍到赌斗场边缘。仙阵隔绝下,赌斗场浑如银月坠入凡尘,亮得眼皮紧闭都无用。

趁你伤,取你命!

雷龚琼抡锤而起,以迅雷之势疾驰,融入雷海,就近锤人。一个个惨叫声戛然而止,空留雷蛇滋滋,奔雷轰轰。

“雷兄,锤下留情!”道牧放声力喝。

雷声小,雷光消,唯见雷龚琼右手锤临彬棘脑门,雷电欢舞噼里啪啦,清脆响荡。彬棘双膝跪地,双手自然怂拉,面目呆滞,眼神黯淡无光。

“这人勾结魔头,要你性命,你还救他?”雷龚琼满面疑惑,天罡方雷锤却未收回,却又见他笑道,“那也就算了,可他们认为你的性命只值一千斤灵髓,你也能忍?”

“毕竟,彬棘是我师伯的孩子,为我师兄。该有的礼节气度,还是先得呈上。”道牧越来越觉得古怪,雷龚琼的天罡正雷无处不在释放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觉。“就算一千斤下品灵石,小道也不会生气,价格越低反而觉得高兴。”

“你这个人的性格真是乖僻得紧……”雷龚琼咧嘴呲牙,笑容灿烂。“你若拜我师尊斗星道人为师,我便放过他。”他那二十几岁出头的模样,真个就像是一个没有心机的领家男孩。

道牧不假思索,当即出言拒绝,“小道有师命在身,恕难从命。”却也没把话说死,拱手作揖,而后右手一挥,做一请姿,“还望雷兄能换一个条件。”

雷龚琼笑容更甚,眼睛都快笑眯成一条缝,“这里是赌斗场,你我对弈赌斗一场,何如?”

那模样好似早就挖好一个坑,把道牧给坑陷,“若是你输了,我将锤爆他的狗命。或者乖乖做我师弟,我酌情放过他。若是场平局,我二话不说,立马放他。若是你赢了,我不仅放他走,且还欠你一个人情债。”

道牧闻言,眼睛半眯,掩盖住眼神波动。他的左手悄然按在刀柄上,右手背负在后,无法弯曲的中指无规律敲打着脊梁骨。

“你为雷修,却要对弈一个牧道者,且还是一个植牧,着实有失公允。”李焕衍向前跨步,右手力挥衣袖,神情坚毅,“就让我同你对弈吧!”

“不!不!不!”雷龚琼连忙拒绝,左手摇摆食指,“单凭你们几句话,就让我雷某放过一个时时刻刻惦记我的仇人,你们是不是也有失公允?”说着,雷龚琼将玉晗掏出,“大不了我把玉晗还予你便是。”

李焕衍知道玉晗对雷龚琼有多重要,看来雷龚琼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一定要与道牧赌斗一场。

道牧嘴巴微张,欲言又止,接着就见他转头看向旁边的牛郎,目光闪烁,心灵传音,“阿牛,赚钱的机会来了。”

牛郎现实愣一下,接着心灵回音,贼贼笑道,“你输,还是平手?”

道牧嘴角抽搐,心灵传音,“我能赢,却太招摇,更不想要对方人情,平局再好不过。”

说话间,道牧左手紧攥刀柄,整条手臂在轻微颤抖。百分百信任道牧的牛郎,哪里晓得那道牧打了诳语。

“你先拖个一两刻钟时间,我去疏通疏通。”牛郎猛吸一口烟,将烟枪拿下,对着空中连吐九个烟圈。

小孩便秘
8个月宝宝发烧39度怎么办
如何预防肠道感染
快速心律失常该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