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汽车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二章 校门口的谈话

发布时间:2020-01-16 23:48:43

火影之路之阴阳师的崛起 第二章 校门口的谈话

木叶忍村,0317。

“前两年,大家学习的都是基础理论知识,但从现在开始,就要进行实践练习了。”伊鲁卡站在讲台上,两手撑着讲桌,一字一句地説道:“实践练习,就是要在户外对你们进行以下忍为标准的锻炼练习!”

“哗……”全教室的学生都纷纷议论起来,孩子们脸上都是一副欣喜之色,连鸣人也不例外。

“这么説,终于可以不用学习那些枯燥乏味的讲义了?”名为犬冢牙的少年咧嘴哈哈大笑,却引来台上伊鲁卡的“深情”注视,立马闭上了嘴巴。

坐在他旁边的另一个学生则是抬起头来,打了个哈欠,又重新趴回桌子上,嘴里还嘀咕着:“唉,要进行实践练习了,麻烦呐……”

“喂,鹿丸,不要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了。呶,我请你吃薯片吧。”坐在他身旁的丁次,一边不停地往嘴里塞着薯片,一边又偷偷从桌子下面摸出另外一包薯片来,笑眯眯地推到鹿丸胳膊旁。

鹿丸:“……”

犬冢牙:“……”

这时,伊鲁卡抬手停止了全班的议论,只见他説道:“好了,现在也不用讨论了。大家都到训练场去,那里有忍具套件,每人领上一把苦无和三只手里剑,我们要开始实践练习了。”

话音刚落,“嗷”地一声,下面的一群学生已经开始疯狂地向着教室外冲去,把还站在讲台上的伊鲁卡惊得一愣一愣的。伊鲁卡苦笑一声,把桌上的讲义收拾了一下,抱在手中。

这时,空荡荡的教室里就剩下几个学生了。伊鲁卡想了一下,叫住了正往外走的一个学生,説道:“佐助,一会儿你给大家展示一下手里剑的投掷,没问题吧?”

名为佐助的少年停下脚步,听完伊鲁卡的话后,没有吭声,继续向外走去。

——训练场。

大大的训练场地上,竖有很多的木桩,木桩上面多多少少都有着一些划痕和xiǎo孔,似乎见证着历届学生们的努力。旁边的空地上,伊鲁卡班的一群学生站在原地,激动地摆弄着手中的几件忍具。

伊鲁卡走过来,拍了拍手,待学生们把注意力转过来之后,他才説道:“现在,先进行手里剑的投掷练习。”

説着,他从自己的忍具包里摸出一支手里剑,捏在手中,説道:“手里剑,可以説是一种暗器。我们则把它叫做脱手暗器,意思就是出手后不再收回使用的暗器。”

顿了顿,他抬高胳膊,晃了晃手中捏着的手里剑,继续説道:“而这种手里剑,叫做车剑。我们练习的就是这种手里剑的投掷。大家看,它的上面有很多的尖牙,当投掷出去后,车剑会进行盘式飞行,高速回旋过程中尖牙可以给敌人造成很大的伤害。”

“好,现在就让佐助同学来为我们展示一下手里剑的投掷。”

听到这话,空地上的学生们沸腾了。尤其是那些女生们,都激动地尖叫起来。叫声里,属两个人的声音。

有着一头粉色头发的春野樱握着拳头,激动地叫着:“佐助君,加油哦!你是厉害的!”

立在春野樱身旁的井野撇撇嘴,朝她瞪了一眼,扭回头冲着佐助甜甜地喊道:“加油,佐助君!”

……

“不是吧,这家伙有这么大的魅力?”犬冢牙看了看女生们一个个激动不已的样子,一脸的不爽。

“根据我的观察……”戴着黑墨镜,竖起高高的领子的油女志乃淡淡地説道:“就是这样。”

犬冢牙:“……”

宇智波佐助走上前,手里捏着三只手里剑,正准备投掷。这时,“砰”、“砰砰”三道声音响起,远处的木桩上已经扎上了三只手里剑。

静,一片寂静。

那一个个女生看看木桩上的扎着的三只手里剑,再看看佐助那手里还没投出去的三支,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愣在原地。一直在较劲儿的井野、xiǎo樱二人也呆住了。

“怎……怎么回事?”同学们一个个都傻眼了。

“这是……谁投出去的?”人们面面相觑。

佐助看着木桩上的三只手里剑,立在原地,没有説话。

伊鲁卡站在一旁,一脸的不敢置信,他呆呆的望着人群里的一个学生。

一头金色的头发,脸上还有着胡须似的六道划痕,正是漩涡鸣人。

慢慢地,全班的注意力都转移到鸣人身上。而鸣人却毫不自知,望了望远处木桩上插着的三只手里剑,他一脸的欣喜,説道:“这个好玩儿!”

好玩儿?伊鲁卡相信自己肯定是听错了,还有人説苦无、手里剑是好玩儿的?

不过,接下来不仅仅是他,全班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只见鸣人一脸高兴地捡起旁边地上丢放着的一支手里剑,对着前方,也没怎么看,就用力甩了过去。一支接一支,不一会儿,地上的一xiǎo堆手里剑已经全部被他投出去了。

看看远处的几道木桩上,密密麻麻地扎着的都是手里剑。所有的手里剑都紧紧扎在上面,没有一支掉落在地上。

又是一片寂静久久,才有人缓缓咽下一口口水,惊讶的喃喃道:“这……是漩涡鸣人丢的?”

全场再次沸腾了。

“听説漩涡鸣人不是一个吊车尾么?”

“是哎,我也听説是。他自上学起,就换了不少班的,老师们都……”

“那……他怎么?”

“手里剑投掷的这么好,如果这是吊车尾的水平,那我岂不是……还不如他?”

“这不应该啊……”

“我不是在做梦吧?天呐!”

……

“好……好厉害!”犬冢牙惊呆的望着鸣人。身旁的油女志乃推推眼镜,diǎndiǎn头,道:“确实。”

宇智波佐助平静地望着现场的一切,然后他一步一步走到鸣人面前,站住了。

同学们再次静了下来,看着中央的二人。

“你……”宇智波佐助开口説着。

难道他是见漩涡鸣人抢了他的风头,要找回场子?还是……

人人心里都是一阵的猜测。

终于,佐助説道:“你很不错。与那个时候有很大的差别。”静静地注视着鸣人的眼睛,看着他眼中的迷茫与不解,宇智波佐助却转过了身子,看也没看,手中的三只手里剑就已经甩了出去。

“砰”三只手里剑沿着不同的轨迹飞出,却同时射中了目标,空中似乎还残留着手里剑飞行时与空气摩擦产生的颤音。

“但……你还不行。”丢下一句话,宇智波佐助离开了。留下一群惊呆了的学生们。

伊鲁卡的面部肌肉都快僵住了。

这……这还是那个经常捣乱、贪玩儿、往火影岩上涂颜料的吊车尾吗?

看看场地中的漩涡鸣人,再看看正向场地外走去的宇智波佐助,伊鲁卡久久没有説话。

接下来的练习,人人都是一脸的失望。看着掉落在自己木桩前的手里剑,或是看着与木桩擦肩而过的手里剑,再想想漩涡鸣人和宇智波佐助的技术,人人都叹着气。

——学校大门前。

“唉,回了回了……”

“哦,京君,回见。”

“再见了,良子……”

孩子们告别了同学,三三两两散开,向家走去。忍校门前很快,变得空空的。

只是,一个女孩依旧立在墙边,不停地玩着自己的手指,似乎是想掩饰心中的……欣喜?还是害羞。她也不清楚。

终于,在女孩又一次抬头望了望校门口的时候,她等待的人终于出现了。

金色的头发,淡蓝色的双眸,少年双手抱头轻哼着什么,慢慢走出。

“鸣人君!”女孩惊喜地叫了出口,引得少年扭头看了过来。

“你是?”少年茫然地看了看眼前的女孩。

“鸣……鸣人君,我……我是日向雏田。我们一个班的,在……在0317教室。”

“哦。”少年想了一下,问道:“你等我,有什么事么?”

“呃……”女孩愣了愣,低下脑袋,轻轻地説道:“是这样的。我是要和鸣人君谢谢你之前的那次……嗯,谢谢你,鸣人君。”

女孩羞红着脸蛋,刚刚説罢,就赶紧跑开了,留下依旧一脸茫然地鸣人。

少女,正是雏田。

——火影办公室。

“三代大人,今天……我……鸣人……”站在地上的伊鲁卡一阵的纠结,话都不会説了。

“呵呵,xiǎo鸣人今天是挺厉害的!”三代笑笑,替伊鲁卡説出了他想説的话。

“嗯……”

“三代大人……这,鸣人和之前传闻的他……不一样啊,那么……”伊鲁卡还没説完,就被三代打断了。

“这不好么?”

伊鲁卡愣住了。半响,退出了办公室。

“是啊,这不好么?”

猿飞日斩立在原地,望着窗外,嘴里喃喃着。

——木叶忍校不远处的一条河流处。

“噗通“一颗石子丢在河中,溅起细细的水花。

宇智波佐助蹲坐在岸边,眼睛望着河水,一阵出神。

“好了,佐助。现在回家吧!”不知何时,他的身旁出现了一个带着动物面具的人,对他説道。

佐助站起身,扭回头看着身旁正摘掉面具的哥哥,笑了笑。

眼神错过宇智波鼬的身体,目光望向远处的高高的铁丝。他似乎望见了昔日躺在那里的那个少年。

“漩涡……鸣人。”

天津有哪些角膜科医院
上海中大医院好吗
贵阳癫痫病医院哪家治疗好
上海白癜风治疗方法
郑州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