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时尚

三七价格暴涨8倍一线药企赴云南抢购

发布时间:2019-07-13 01:28:41

三七价格暴涨8倍 一线药企赴云南抢购

本报 张玉香 北京报道

刚下飞机的云南三七大型种植企业陈老板,近几天成了大忙人。天士力、白云山的相关负责人正急于与他见面,商谈三七收购事宜。“今天早上三七的价格已经涨到五百多元一公斤了。怕后期买不到货,现在全国几家的药厂基本都在和我谈着。”陈老板告诉。

此前,白云山与李嘉诚和记黄埔的合资企业白云山和黄中药,已经与文山州砚山县当地政府签署了框架协议。协议中表示,在未来3年将掷5亿在云南采购三七。三七价格疯涨已成事实,随之而来的担忧也逐渐隐现。

疯涨的三七价格

“文山这边已经200多天没下雨啦,本应该今年11月份采收的三七,因为没水浇,好多农民现在已经采收了,但是成苗没水浇将影响到明后年的产量。”

尽管是处于去昆明开会的途中,提及三七减产一事,文山州三七研究院的崔院长还是欣然接受了的采访。

文山州是我国三七的主要产地。据崔院长介绍,正常年份文山州三七的年产量在4500到5000吨左右,这占全国总产量的97% 。

然而,云南省大旱致使三七大面积受灾。文山州三七特产局统计数据显示,截至3月15日,该州三七受灾面积56746亩,占总种植面积的94.5%,成灾面积27503亩,占受灾面积的48.47%。

三七从播种到收获要3年以上时间,如果今年减产,以后的五六年之内整个市场三七的供应都会受到影响。崔院长表示,如果这样的干旱再持续两个月,文山州三七减产50%成定局。

这导致三七价格暴涨。“从去年底开始,三七价格一直在涨,几乎是一天一个样。据我们掌握的数据,已经从60多元每公斤涨至450多元每公斤。”白云山和记黄埔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按此计算,价格涨幅近8倍。

这位负责人表示,目前三七价格飞涨主要是由于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恶劣天气的影响导致减产。另一方面一些药商的恶意囤积炒作,也是三七价格飙升的重要原因。

据本报了解,随着药材价格的上涨,原来种植三七的农民以及供货商惜售心理确实更加强烈。加之随着愈演愈烈的旱情,三七的价格不断持续上涨。

下游药企加紧囤货

“今天早上三七价格每公斤到了五百多元了,我们又想再等一等看看价格。”3月25日,上述三七种植企业老板告诉本报。他说,目前包括天士力、白云山以及梧州制药等数家药企都在当地争取订单。

3月20日,白云山和黄中药与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人民政府草签《白云山和黄中药云南文山州万亩三七产业化示范基地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就在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共建万亩三七GAP产业化示范种植基地一事达成协议。

白云山公告称,该公司2009 年三七采购量约800吨,采购金额约1.6亿元。根据签订的合作框架协议、10000亩的种植产量和三七市场价格走势,合作双方初步匡算3年采购金额可达5亿元左右。

“白云山一直是全国用三七大户之一,从去年9月份开始,我们就已经开始筹划在文山州建基地的事情了。”白云山和黄中药的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

云南省一位业内人士告诉,白云山建立基地主要也是基于三七在未来几年里有足够的供货保证考虑。该人士称,除了白云山之外,天士力等一些医药企业也开始筹划在文山建立三七种植基地。

根据天士力2009年年报显示,此前天士力已经实施了三七等药材的资源战略储备,有效将低了药品价格波动对成本的影响。据了解,天士力目前大概有3年的三七储备量,“而且在复方丹参滴丸中,三七毕竟是辅药,用量不多。”天士力宣传部人士表示。

但是陈老板告诉:“天士力正在与我们这边沟通,打算同我们签署战略协议。”

除了白云山与天士力,在2009年底,云南白药也与文山州政府签订合作开发战略协议,以提高三七产业资源规模开发的效益。证券分析人士认为,通过该协议,云南白药基本控制文山州70%的三七原料供应。

广东康美药业的行动则更早一些。康美药业2008年报显示,2008年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0.03亿元,2007年为1.62亿元。公司称,2008年该公司大量采购三七等名贵药材,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减少主要是中药材采购量增加所致。

坊间流传的消息称,年,康美制药囤货2000多吨,几乎吃下了文山州40%的货源。这则消息,使得康美药业的股价也跟着一路上涨。近几个交易日,其股票价格连续涨25%。

为此,有业内人士认为康美有故意囤积三七炒作的嫌疑。崔院长则表示,康美很早就来文山收购了。“从2007年到现在大概收了吨吧,现在估计库存也不多了,但也影响不了市场。”崔院长说。

产业链隐忧

三七价格的不断上涨,也引起了药企以及相关人士的担忧。

资料显示,三七是我国中药的主要原料,像云南白药、昆明制药、天士力、白云山及片仔癀等知名中药都是以三七为主要原料制成,如复方丹参片、复方丹参滴丸等。

白云山是全国几个三七用量较大的用户之一。白云山和黄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每年白云山用掉的三七大概有800到1000吨。“由于我们国家在农业政策方面并没有对药农进行补贴。因此,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药材的供应就下降了。去年我们储存了很多,维持今年的生产没有问题。”该人士表示。

崔院长告诉本报,目前在我国基本药物目录的102种中药中,有差不多10种中药成分中含有三七。如果价格上涨,那么不仅会影响药企的生产成本,甚至可能会影响到药物的质量。

“药品零售发改委控制的还是比较严的,一瓶中药可能连一块钱都不到,如果成本这样继续上涨下去,就会造成成本倒挂。那么,肯定会有一些企业不再生产这样的药品,有一些企业则会偷工减料。”上述白云山人士对本报表示。

但该人士表示,目前为了平抑价格,国家应该制止市场上对三七的炒作,呼吁发改委对含有三七的药品的价格应该有所重视。

崔院长则对产业链上游的三七种植产生了担忧。如果炒作继续下去,肯定会导致农民未来大范围种植三七,这样总有一天价格会暴跌。

“价格的大起大落对于整个产业链都不是一件好事。”崔院长说。

成都整形美容好的医院
泉州有哪些耳鼻喉医院
马鞍山有哪些器官移植医院
临沧有哪些一级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