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时尚

柳岸看透邪教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0:16:42

一  这个故事,我要从九十年代末说起。  那个时候,我将近四十岁,在家务农,居住在乡政府旁边。空闲时间整天在山上转,夜里喜欢看电视,整理民间故事,几乎不串门,信息比别人闭塞,总觉得傍晚时很多少见老乡在忙碌走动,神神秘秘地,不知道为什么。  一天傍晚,我父亲、妹妹都来我家玩,正聊得开心时,家族一个哥哥不请自来,见我们都在,心里很高兴。哥哥五十多岁了,高而干瘦的个子,胡须开始花白。年轻时当队长,做村会计,没有什么高文化,喜欢学阴阳八卦什么的。他进屋坐在我身边,首先陪我们聊了一阵子,突然变换话题说:“我到你这里来,主要为一件事,就是想发展你们入教,我们是一家人就不说两家话。世界末日马上就要到了,我们以前信的神,无能为力救我们于危难,只有耶稣是万能的,无处不在,主不分贫穷贵贱,只有诚心信他,到时候他派兄弟姊妹打锣敲鼓地迎接我们。世界末日将又是可怕的“洪水齐天”,我们在浩渺地大海里挣扎,只要手抓到什么,就会变成一只大船,任凭风吹浪打,一点危险都没有。假如,谁不入教,没有经过“洗礼”,我们的主都视为“恶人”,绝不会有人来相救。”  这时候我明白了很多,原来这些忙碌穿梭的人,就是为了发展教徒。我带着好奇笑对哥哥说:“世界末日只是一种推测,或是一种幻想,理论上讲,太阳、地球、月亮,都是宇宙自生的行星,自生就能自灭。据科学家研究这些星球还很年轻,说自灭还得千万年以后。我看过《宇宙漫谈》一书,里面也讲到地球毁灭几种可能性:一、地球受太阳的吸引,呈螺旋形上升,离太阳越来越近,地球慢慢毁灭。二、宇宙中的行星不断运动,受太阳的吸引,偏离了轨道,比如火星,撞着地球,地球就毁灭了。共说了八种自然现象,其他的已经记不清。就算这些都是真的,那也要上万年啊。”  哥哥很激动、很严肃、带着神秘接着我的话说:“快了,快了,世界末日来了,你我都能目睹身受,就是你刚才说的第二种,具体时间我不告诉你,怕引起骚乱。现在信教,天天祷告,求主宽恕还来得及,主只拯救他的兄弟姊妹。”  我喜欢抬杠,不以为然地说:“那我还是不信外国教,我信中国佛教好,神堂上供的家神菩萨,一年到头只给他上一次香,大年三十敬奉一次贡品,他都没有责怪我。”  哥哥说:“佛,没有主的能力大。我们信佛信了几千年,佛就是欺软怕硬的主,没有给穷人、老实人带来半点好处,佛一直都是偏心的。好人命不长,祸害一千年。耶稣就不一样了,他不管你怎么穷,也不管怎这么富,只看你对他的诚信,你坚定不移的信他,他绝不放弃你,为难时刻立即派人来救你。”  我虽文化水平不高,但不相信耶稣那么神奇。早在八十年代初,我在县城打工,每周礼拜天,都有很多老爷爷、老太太到“天主堂”阅读《圣经》,我出于好奇,也看了几篇,里面记载的史前故事《洪水齐天》,和中国流传的大同小异,《圣经》值得一读,至于信不信耶稣,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作决定,我不信,也不亵渎。带着好奇心问道:“信教有这么多好处?”  哥哥精神起来了,认为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已经打动了我的心。说道:“信教不能一曝十寒,必须每天坚持,吃饭、睡觉、劳动前都要祷告。休息时把每天做的什么事都要向主交待,有罪请求主宽恕,迷惑请求主指导。祷告时,不能点灯,自然光可以,头上一定要盖一条帕子。只要是真心实意虔诚信主,黑暗中就会慢慢出现光亮,开始只有香烟头大,随着你的功力灯光逐渐变大,满屋豪光,如同白昼,这就是“神灯”。家人或自己生病了,不需要吃药打针,祷告就痊愈了。一年一百斤稻谷还吃不完,米桶(缸)的米只会越吃越多,不会减少,不种田种地也有饱饭吃。教与佛的区别,不需要诫杀生,猪牛羊马都是供人生存的食物,但,血不能吃,耶稣是钉在十字架上死的,他用他的血拯救了人类。为什么十字会的“十”字,医生头上的“十”字都是红色的?就是用耶稣的血写出来的。不崇拜偶像;不烧纸点香;不能打人骂人;不能偷盗隐瞒别人的东西;不能奸淫嫖赌;不能怠慢兄弟姐妹。”  哥哥劝我信教,一番苦心,嘴皮磨到十点钟,我还是没有答应。显然他心里不高兴,说:“你们先考虑考虑吧,我们是一家人,我为自家人好,为自家人着想,别到时候悔恨啊!”  哥哥带着极大不满,若无其事地离开我家,妹妹说:“怪不得每天傍晚,路上这么多来来去去的人,都是忙着发展教徒啊!”  父亲说:“前天,我从他家门前过,见门关着,屋子里没有点灯,我轻手轻脚走到窗户边,往屋里偷看,里面坐着近五十人,头上盖着白布手巾什么的,说话声音很小,原来是聚在一起祷告啊!怪不得他每天天黑前就到处走,原来是发展教徒。他们可能也有任务,发展到多少人就做头人。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我说道:“这个哥哥一生没有做一件好事,尽做一些没有正经的事。怎么不用自己的聪明才智,给大家做几件好事呢?反正,我们不要参与,这种教不能见光,迟早会取缔的。”    二  经过一段时间,很多好事的乡亲日夜奔走,大多数村民都加入了门徒教组织。路上穿梭的乡亲明显少了,经常只看见几个“头人”到处奔忙。这些“头人”大概也称为“牧师”,多少有点文化,主要负责讲解《圣经》,教会员唱《赞美歌》,私下还传授“神”的旨意,譬如“世界末日”。大家通过领会牧师的讲义,定期讨论个人的感想,检验会员是否真心相信“主”。这些人的感想,不能对教外人透露,只能在聚会时和教友交谈讨论。  一次,教友聚会五十多人,女同学钟教主、哥哥张教主、老乡曹教主,将教友分成三组分别讨论心得,曹教主将他领导的部分教徒,集中在上钟家的一栋大木屋里,给大家讲述耶稣的好处:“亲爱的弟兄姐妹,大家平安。信耶稣,首先就得接受洗礼,更新新生命,遵守安息日。没有病患的人,可选择星期五适当禁食,洁净其肉体,身带病患的人,必须禁食七日,将疾病全部退清,奉献自己的所得十分之一,为自己赎罪。这是必须的,才能使得肉体永远活着,生命不息、永生。如今是圣灵同在,同行。主耶稣在《圣经》约翰福音11章25一26,说:复活在我,生命也在我,信我的人,虽然死了,也依然复活。凡活着信我的人,必定永远不死。你们信这话吗?我信。阿们!感谢主!主说:你们信,祈求就会得到你们需要的,你们祈求,就必定能得到,阿们!常常呼求耶稣名字,就必定得到平安、健康、快乐、活到永远。求主、祝福,你们来到我这里的每个人都要有十足的诚意,都得认罪、悔改,一切罪得赦免。疾病能得到神医治庇佑。身体安康,灵魂、肉体、血液、骨髓得到洁净,心得安宁。必得平安,健康,快乐,活到永远。阿们!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信神的人,就必定得到拯救和医治。人若无罪,就必无灾难、疾病、疼痛。也没有魔鬼、撒旦、邪灵与死亡罪的追踪,可以得着平安,活到永永远远。阿们!感谢神!阿们!感谢神!”  一句“阿门”还没有来得及说,一位年过七十的老教友,体弱多病,实在支持不住失去了知觉,从矮板凳上倒在地上昏迷,和死了没有区别,教友乱作一团,平时有爱心的乡亲,都围过去,轻拍教友的腹部,大声叫喊教友的名字,忙了大半夜,教友终于醒过来了。曹教主对他说:“现在大家通过信教,个个精神饱满,情绪高涨,几个风吹就倒姐妹,现在快步如飞,他们(她们)是真心信主信神。你在我讲述神的大爱时,传授福音时突然倒地。事实证明你平时的修为不够,对主将信将疑,很多罪恶还对神隐瞒,没有诚信对神祷告、祈求降罪。希望你全身心地投入到神的怀抱里。主会宽恕你的,赐你健康快乐。”  通过牧师反复灌输,村里七十开外的老人、多病的男女,都像疯子一样,嘴上常自言自语说道:“快了快了”,没有入教的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我有几个初中时女同学,发展会员能力特别惊人,特别是姓钟的女同学,当选为“牧师”,周边几个乡镇归她们领导。她们还没有感到满足,连边境大庸县内很多处也遍布她们的会员。  到了冬天,我们家乡人只有一件事经常做,那就是砍柴,要想节省开支,两三个月的时间就是天天上山砍柴。  我同几个邻居去砍柴路上,遇到一位年近八十的曹老者,他是我同村邻组人,身高一米七五,还能自食其力,老伴刚去世。他除耳朵听不到,其他几乎没有问题。腰不驼,眼不花,走路快步如飞,大概也是年纪太大了吧,也许是中毒太深,见人就喜欢乱说道:“今年一年没有听见打雷,我看这“世界末日”真的快到了。地球毁灭,洪水齐天。耶稣派他的弟子驾着彩船下凡间,敲打锣鼓,接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们到天上享福,她(指自己的老婆)去天上报到了,给我也预先占个好位子。我去了,不用砍柴、挑水、耕田、种地,米缸的大米一辈子都吃不完。天上没有电灯,用夜明珠代替电灯。天上没有医院,每个人都不会生病。”    三  我有两个小孩,负担很重,主要是自己身体瘦弱,干体力活吃不消,凭自己刻苦钻研学兽医,一来给自己弥补家须。二来为乡亲们做一点有意义的事。兽医很多,竞争性很强烈。我补充药源本钱少,为了减少成本,选择就近采购急需药品,这样自己可以赚点小利,又能减轻乡亲们的负担。经常去大庸境内和平岗采购药品,可是路程比较远,单程约七十里。  一次,大概是农历七月间,天已经干旱好长时间了。我到和平岗赶场,背着满满一袋兽药回走,太阳已经向西偏了,估计下午三点多才到了螳螂坪。螳螂坪与我们乡聋山界相邻,依天方垭为界,分上下螳螂坪,是山区有名的大平地,右边的田埂从河堤边到山脚下足足两百米宽,长约三里,山脚下和山腰间是密集农舍,每栋木房都很大,不少于七百人居住。我二十三岁时,在这里做过木工,很多人都认识。这里的人个个憨厚,到谁家做客都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下螳螂坪小很多,我认识的人也不多。河提左边是三十米宽、干涸露底的小溪,溪边是稻田,山下是人户。  前后看看,只有我一个人在河提上走路,步子虽快,总觉得路长无聊。侧眼一看,右边前方的田埂上走出来一位美女,身材偏瘦,打着七成新的白花伞,遮住头部,穿得不是名贵衣服,却很得体,远看很美。稍近我觉得她是同学,也就是见面就叫她教主的那位姓钟女同学。我走过十丈远,她才慢悠悠地走上河堤公路。我故意放慢脚步等她靠近,大概走了半里路她才赶上我,我回头先冲她微笑,大叫:“教主,你好!到这一带检查工作吧?”  她见是我,脸上也露出微笑,说道:“我到处看看而已。”  我说:“谁不知道你是金牌教主啊,你所到之处只为传教。”  我让她走前面,她就是不愿意。我说:“你不走前面,别人以为你是我的老婆。再说,你走后面,我总觉得好别扭。”  她明白我故意调戏她,边聊边走路,人觉得轻松,走路也很快,走完河堤路,就到山脚下。这座山就是出了名的“天方垭”高得吓人,从山下爬上山顶,走路快的人要半个小时。我经常爬山,这道坡走过上百次,每次都是背着四十多斤的东西。上了山顶,离家还有二十多里。我们刚到山脚下,同学轻声问我说:“你入教了没有啊?”  我早就预料到了,遇见她,肯定要谈入教的问题。家乡有句俗话:遇到秀才说书,遇到种田的说猪。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她很从容淡定,看不出惊讶难为情的样子。我回道:“没有,我没有这种闲情逸致。我所想的,就是怎么搞好家庭,怎样为家乡人做点有意义的事。外国电影、外国书籍我都不愿看,干嘛入教信外国的神呢?”  她却振振有词地说:“现在到处是洪水泛滥,地震不断。就是因为世上的恶人太多,中国的神仙、菩萨都是欺软怕硬的,奈何不了这些恶人,只有耶稣是正义之神,要灭掉这些杀人放火、鸡鸣狗盗、奸淫掳掠、贪污受贿的恶人。这些人的“世界末日”马上就到了。我奉劝你,尽早洗礼,向耶稣祷告怅悔,做一个好善人。”  我们一边说一边走,不知不觉到了半山腰,脚似乎提不起来,听她的呼吸,极度困难,我才想起她有很严重的支气管炎。这个地方有块十平方的小平地,地上光溜溜的,路旁有凉水,路人到这里都要歇歇脚,我建议休息一会儿。我放下牛仔袋,身上轻松了,找一块干净的石板,对着教主的面坐好,说道:“我本来就是老实人,树叶掉下来都怕砸着头。你说的坏事我一件都没有做过。”  教主很正经地说:“那你还是恶人,你没有接受洗礼,永远都是恶人。”  我只想知道她们教会的意图,她们宣扬“神”的目的,有没有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言论,心里没有气,顺着她的话茬继续辩解,说:“你们的主,善恶不分,我更不信他。”  她说:“主是万能的,无处不在,你一举一动他都清楚。信主、信神才能永生。沅陵的天主堂,旁边就是永生堂。” 共 1636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
云南癫痫研究院
幼儿癫痫病挂什么科 怎么预防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