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历史

高嫁

发布时间:2019-06-26 18:59:13

高嫁 第九十章 变数倪蔷和绛仍然对望一眼,绛仍然释然一笑,好像心里揣了个大石头,这会儿因为倪青云简单的几句话一下子落到了底。倪青云又道:“绛先生……”杜若在一旁踢了下倪青云,他顿住,犹豫了一下,叫道:“小绛,如果……你是真心对待倪蔷,我就把她交给你了……”绛仍然会心地笑:“倪院长,您还记得我曾经跟您说过的话吧?我对倪蔷,从来都是认真的。”到这个时候,坐着的几个人才真正的放开了聊天。杜若倒了热茶,几壶茶喝完,天色将晚,杜若说去买菜,留绛仍然在家吃饭,绛仍然说他正好开车来,他载倪蔷去买就行,杜若脸上露出笑容。倪青云看着他们,摆手,有些无奈。家里多了个人,突然就变了个模样……等绛仍然和倪蔷出门后,倪青云站起来往房间里走,杜若跟过去探头问他:“你干嘛?”倪青云掏出电话,说:“我跟老叶打个电话。”“老叶?陈校长他们以前那个首长?”倪青云点点头,杜若站在原地一会儿,默然走出去。-车内,绛仍然为倪蔷扣上安全带,他身体的温度在她面前一掠而过,然后他突然说了句:“你的想法呢?”他看着倪蔷,轻轻一声“嗯”,音调轻扬,仿佛上了线,扯住倪蔷的心,“倪院长刚刚的意思是打算把女儿交给我了吧?可是他问你的想法的时候,你却什么都没说。倪蔷,我也需要你一个肯定的回答。”倪蔷往后一靠,忽而笑了,“如果我不同意,是不是可以带着你的一半财产逃跑?”绛仍然定定地望着她,如锋的两条眉向中间挤。他凑上前,伸出手指挑起她的下巴:“你说呢?”倪蔷笑着拨开他的手,仰头问他:“你大哥跟你,为什么关系不好?”他刚刚说了很多,只说现状,没说原因。倪蔷想,她需要知道。绛仍然也并没有想过隐瞒,他轻了轻嗓子,一边发动车子,一边说道:“我大哥跟大嫂结婚十几年,他们到现在也没孩子。”倪蔷挑眼看他。他眸色暗了暗,将车子开出停车位,继续道:“我大嫂不能生育这件事,在绛家,只有我和他两个人知道,所以这其实也算是我们兄弟之间水火不容的导火线,毕竟男人……尤其像我大哥那样的,没有人愿意接受别人的异样眼光。”倪蔷犹豫道:“军人……离婚很难吧?”绛仍然点头:“是,很难,尤其是像我大哥这种身份的人。”倪蔷道:“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说到这里,绛仍然苦涩一笑:“这只怪我多管闲事,之前,我曾经撮合过他们,他们结婚后我才知道我大嫂曾经……打过孩子,但那孩子跟我大哥没有关系。”他眸色幽深,说到这里顿住了,不再继续。倪蔷立刻明白,他不会再继续讲述一个女人的不堪过去,所以她没有继续问,只这样想,也大概能猜出来,绛仍然和他大哥的关系,应该是这样的——在绛嫮还未出生时,绛仍然是家中老幺,那样的家庭出生的孩子,总是会受家人宠爱的,尤其小的那个。绛仍然说他大哥小时候,绛马陆对他很严厉,成年后绛伯庸在军队如何拼搏如何上位全凭自己本事,所以他看到绛家另外两个男孩如被捧在掌心的宝,难免心生羡慕。后来,得知了自己的身世,绛伯庸深受打击,再后来,妻子的事情被弟弟发现,绛伯庸自尊心受挫,与绛仍然之间的兄弟感情也就到头了。倪蔷不敢肯定绛伯庸是怨恨绛仍然的插手他和妻子之间的感情,一个人的情感爆发是需要各种因素累积的,而她也不了解绛伯庸,不敢妄然推断。买菜回去,杜若已经煮上粥,看了眼绛仍然和倪蔷买回来的东西,立刻有了菜单,小炒了几个菜,端上了,已经是一顿丰盛的晚餐了。吃过饭,倪青云是不打算留绛仍然的,倪蔷送绛仍然走时,他也说,倪蔷得回来。女儿虽然是和人关系定了,还是要矜持,不然得吃亏。这是做父母的考虑。倪蔷明白。出门后,某人极不情愿地说:“我如果明天想跟你去领证,你爸妈会同意么?”倪蔷一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很主动,像已经瞄准好猎物的豹子,能将她一口吞进腹中。倪蔷再想想,也觉得有情可原。他们已到了这种地步,领证结婚顺理成章,不等其他。唯有一个不如意的,就是他的家人……倪蔷推开他,低声说道:“这个你明天来问他们吧。”绛仍然反正就在对面住下了,笑了说:“好。”然后在她唇上亲了一口,“早点休息。”第二天,绛仍然真的来问倪青云关于领证的事了。倪蔷大惊,见父母也是惊讶。面面相觑之后,倪家父母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月三十号,是他们定下来的日子。张佳佳在二十九号从李京安的老家回来,早上约倪蔷吃早茶,两人坐在港式餐厅里,叫了份烧卖,两个蒸菜,一壶茶,坐下来聊天。张佳佳对倪蔷晃了晃手里的戒指,说:“李京安向我求婚了,我们打算今年办婚礼!”倪蔷摸了下自己手上的戒指,磨磨蹭蹭地也展了出来。这些天张佳佳一直在跟公婆联络感情,鲜少和倪蔷联系,于是她也就没说绛仍然送她戒指的事。张佳佳一看,立刻瞪圆了眼睛,拽住她的手,左看右看,“绛仍然送的么?天啊好美!倪蔷,你们要结婚了么!”“明天领证。”张佳佳脸上飞上喜悦的色彩,几乎喜极而泣:“不行,我要缓一缓,怎么会……太突然了!不对,也不是突然……总之!很惊讶!你个死丫头,什么时候的事了,怎么到今天才跟我说!”倪蔷薇笑道:“想等你回来,像这样面对面跟你说。”张佳佳抱着她,真的要哭出来了:“真好倪蔷,真好!我做梦都没想到我们会一起结婚,我们一起办婚礼好么?”倪蔷道:“好啊。”张佳佳看着她,眼睛眨啊眨,说了句:“倪蔷,恭喜你!”倪蔷回她:“也恭喜你。”上午的时光,两个年纪不小的姑娘在茶餐厅里的一堆老太太老公公中间,又是哭又是笑,遭受了不少异样眼光,不过她们丝毫不在意,她们即将迎来人生重大的喜事,还有什么事会比这件事更重要的呢?张佳佳叹道:“三十岁,我说的对不对?这不是一个终结,这是一个新的开始,你看,真的有好的事情发生了!倪蔷,我真为你开心!”倪蔷真心感激闺蜜的陪伴,她也感激世界对她不薄,感激三十岁这个年纪让她遇到了绛仍然。餐后,绛仍然的电话打过来,这几天他一直在忙新屋装修的事情,叫了邓福星去帮忙,询问倪蔷,柜子喜欢什么颜色。倪蔷想了想:“嗯,米黄色吧,对了,要圆角的。”以后如果有孩子,尖角会磕伤孩子。绛仍然记下来,说:“晚上早点回来。”张佳佳抢过电话,对他说:“绛仍然,倪蔷今晚不回去了!今晚是属于她的单身派对!谁也拦不了!”倪蔷急忙抢过来,听到那边绛仍然的笑声。“去吧,好好玩。”他说。倪蔷心里一软:“好,那你继续忙。”挂了电话,倪蔷对张佳佳无语:“什么单身派对,你为我准备了么?”张佳佳贼兮兮道:“这还不简单?我现在打个电话,就有几十个人等着为你办派对!走吧,你明天就是有夫之妇了,怎么能不好好享受享受!你看你未来老公都没意见!”倪蔷想到绛仍然温柔的交代,心里那么暖。随便吧,开心就好。两个人从茶餐厅出来,站在路边,张佳佳打电话叫人准备晚上的派对,吩咐倪蔷拦车,她们要先去简单吃个午饭,然后逛个街。倪蔷拦到车,刚坐上,她的手机便在包里响,拿出来看,是个陌生号码。她接起来,客气应道:“你好。”那边,女人清亮的声音传来:“倪蔷么?”“是,请问哪位?”“你好,我是绛仍然的大嫂。”“……”挂了电话,张佳佳那边也张罗好了,问倪蔷:“又是绛仍然打来的电话么?”倪蔷有些呆,摇摇头。张佳佳拧眉问:“那是谁?”她张口,声音有些艰难:“绛仍然的……大嫂。”张佳佳诧异,“他大嫂?”倪蔷点头:“是的。”张佳佳问:“打来干嘛?”倪蔷缓了缓说:“她约我吃午饭。”张佳佳道:“去?”倪蔷苦笑:“能不去么?”张佳佳说:“那肯定不能不去呀!你不是说绛仍然的家人现在还不支持你们么?说不定这是转机呢!你知道的,我这次去见李京安的父母之后,真正的明白了父母和家人在婚姻中的重要性!所以不管绛仍然的态度如何,能得到他们家人的支持总归是好的!怎么样?要不然你打电话给绛仍然问问他?”倪蔷摇头说:“他大嫂说,别打电话跟绛仍然说。”张佳佳沉眸想了想,似乎下了决心,说道:“也好,是人是鬼,我们就去看看吧!”倪蔷拦住她:“佳佳……我自己去。”张佳佳面露担忧,“你可以?”她笑:“我没问题。”-装修别致的中式餐厅,服务生领倪蔷进包间,门前一扇精致的屏风,绣了一副山河图,上面写着“锦绣山河”四个字,大气磅礴。倪蔷走进去,闻到一股古朴的香味。她步伐沉重,直到看到桌前坐着的身穿貂绒大衣的女子,和她身旁的白悦,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

长沙医院治疗牛皮癣
陇南专治牛皮癣的医院
乌鲁木齐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