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游戏

衡水市检察官说法如何区分放火罪和毁坏财物

发布时间:2019-04-23 20:01:23

案情简介:

农历腊月二十九,犯罪嫌疑人周某因琐事骑摩托车至王某村想找王某,但一直未能找到王某。周某发现了王某的黑色现代轿车停放在民居间的空地上,遂从地上捡了一个矿泉水瓶,从自己的摩托车油箱里放出半瓶汽油浇在王某的黑色现代轿车车头上并点燃,导致王某的黑色现代轿车被烧毁,经司法鉴定该轿车被毁损价值为43744元。案发后,故城县公安局以放火罪向故城县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周某。

本案争议的焦点在于犯罪嫌疑人的行为是否侵害了公共安全的法益。

分歧意见:针对周某犯罪行为的定性问题,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

一种观点:本案犯罪嫌疑人周某构成放火罪。理由如下:犯罪嫌疑人周某与被害人王某积怨颇深,此次来找王某是经过慎重考虑的,周某在现场客观上实施了浇汽油纵火的行为,主观上存在放火的故意,且从现场勘验情况来看,王某被烧毁的轿车停在一处小空地上,时值干燥的冬天,周围不远处堆放有木头、旧塑料等易燃杂物,轿车左右都是居民住房,相距不超过5米,此处纵火可能引起不特定范围内重大人员和财物被毁的严重后果,危及公共安全。因此,本案侵犯的法益为社会公共安全,犯罪嫌疑人存在放火的故意,实施了纵火行为,应该定放火罪。本案犯罪嫌疑人周某系初犯,投案后认罪态度好,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另一种观点:本案定性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更为妥当。理由如下:犯罪嫌疑人周某作案目标明确,就是焚烧被害人的黑色现代轿车,其目的物就是轿车,具有特定性,不存在以汽车为引火物继续引燃他物制造火灾的目的;犯罪嫌疑人周某作案行为具有随机性,不存在放火的预谋。本案中引火的汽油是周某从摩托车油箱里临时取的,装汽油用的矿泉水瓶也是周某从地上随手捡的,且周某供述自己去的目的是找被害人谈谈,在找不到人的情况下,才想到了从自己摩托车油箱抽点油,点燃被害人的车引被害人出来的办法;经现场勘验,周某点燃汽车的部位特定。周某泼洒汽油及烧车的部位都集中在车头部位,事后被毁损车辆价格司法鉴定也显示轿车被毁部分主要是车的发动机、前车机盖等部位。众所周知,北京现代轿车的油箱在车的后轮附近,所以周某不存在以轿车为引火物制造更大火灾危害公共安全的主观故意。因此,周某侵犯的客体为被害人的轿车,未侵害到公共安全,犯罪嫌疑人出于毁财的主观故意,客观上实施了焚毁他人车辆的行为,定故意毁坏财物罪更为准确。本案犯罪嫌疑人周某能如实供述自己罪行,悔罪态度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又系初犯,可以酌情予以从轻处罚。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认为定性为故意毁坏财物罪更为妥当。两种罪名侵犯的法益不同,故意毁坏财物罪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中归属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类的犯罪,其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产权利,放火罪则归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章危害公共安全类的犯罪,要求犯罪行为危及到了公共安全。本案中,犯罪嫌疑人周某因为与王某存在个人恩怨纠纷,对王某停放的轿车进行了纵火行为,无论是犯罪嫌疑人周某供述还是现场勘验笔录都证实周某的作案对象就是被害人王某的轿车,具有特定性,犯罪嫌疑人周某不存在侵犯公共安全的主观故意。

其次,周某也没有以轿车为引火物,引起更大范围公私财物燃烧的目的。本案中,周某从自己摩托车油箱中抽取了半矿泉水瓶的汽油,而且周某浇汽油和纵火焚烧的部位都在车头,毁财目的明显。周某在点燃轿车后并没有扬长而去,而是在现场逗留等待被害人王某出来,报复王某的意图明显。

,从现场勘验情况考虑,犯罪嫌疑人周某纵火时间选择在农历腊月二十九下午14时许,正是大家吃完团聚午饭的时候,给被害人添堵的动机很明显,从纵火烧车的地点看,这是在一处人为开辟出来的小空地,地面上很干净,没有干枯的杂草等易燃物,并且犯罪嫌疑人周某在纵火后没有离开现场,因而放任大火引燃轿车两侧杂物引发更大规模的火灾的间接故意不明显。

综合全案进行考虑,先客观后主观,犯罪嫌疑人周某与被害人王某存在矛盾,客观上实施了浇汽油焚车的犯罪行为,侵害了被害人王某的财产权利,主观存在毁财故意,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构成要件,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

故城县检察院 张融鑫

(:water)

8个月宝宝感冒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小儿感冒药有哪些
小孩发烧38度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