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教育

清韵世界末日之夜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3:06:55

一   2012年12月21日,从下午3点钟起,天便暗了下来。街上一阵阵混乱不堪的嘈杂声夹女人的尖叫声,小孩的嚎哭声,玻璃的碎裂声,不由使人心头发紧。一阵阵大风呼啸着穿过房顶,不时发出重物掉到地上,撞击地面的爆响声。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秦有林瑟缩在屋子里,心中打着鼓,两腿不由自主地颤栗着,等着时刻的到来。心中不由胡思乱想起来。早知而此,就不该把的儿子送出国,妻子也出国陪读,名义上是照顾儿子,众所周知,是将这几年攒的巨额存款转到国外去了。要是早相信世界末日是真的,自己就不会这么做了,那时,至少一家人在一起,死也有两个人陪伴着,不让一人在黄泉路上孤寂。想到这里,他长叹了一声!唉!    二   天黑得看不见,电厂也停电了,地球磁场也消失了,鸟儿失去了方向,各种生物都只有等死。尚春燕和丈夫、孩子缩在屋里,紧紧抱住一团,等着时刻的到来。  她忽然想起,远在乡村的母亲,一人孤寂地度过这难挨的时刻,身边连个说话的都没有。尚春燕不由内疚起来,父亲是烈士,死在朝鲜战场。母亲接到父亲为国捐躯的消息,眼里没有一滴泪。只是紧紧咬住嘴唇,将嘴唇咬青、咬紫、咬出点点血斑。然后一声不响地下地收割。  那时,她还小,只有八岁,不懂得失去父亲的意义。一心只听母亲的话,将书念好。母亲带着四岁的兄弟,下地带,回家带。弟弟好似栓在母亲裤腰带上的一根绳子。一次,母亲病了,放学回来要自己烧饭,烟熏火燎的熏得眼泪都出来了,还暗地里埋怨母亲不煮饭,是偷懒。又一阵大暴雨倾泻下来,暂时打断了她的思路。    三   唉!早知今日,悔不当初啊!四十六岁,事业有成的顾长生正躺在床上,对着苍天悔恨。世界末日是真的来了。街上的警车发出惨人的尖叫声。  顾长生想起自己豪华的别墅,两个念硕士博士的儿子。自己的老婆温柔贤慧,善解人意。就连顾长生在外包养二奶这样的大是大非,老婆玉萍也不闻不问,好似没有这回事。顾长生常借着出差的名义与情人幽会,玉萍也只是意味深长的一笑。大家心知肚明,何必说谎?顾长生又想起自己的发家史,开始,他是一个从农村出来混的小混混,因为能说会道,念过初中,一笔字写得漂亮。会察颜观色。就得到了一个也是从农村出来混,事业小有成就的人的青睐。他告诉顾长生,若想发家,必须先从坑人开始,又教育顾长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损人才能利己这些金玉良言。顾长生跟着他,从辣椒粉里掺红砖粉做起,搞批发。当时改革开放,商场那个乱哟,各个厂商都想把自己的产品卖出去,只要一纸合同,就可以发整车皮的商品给你。顾长生出去开了几次订货会,也卖出了许多掺有红砖粉的辣椒粉。生意就好得如滚雪球,家产日见扩大。开始只请了一个人,人手不够,又请俩个人,再三再四。    四   接着,他看准做房子卖,有着巨额利润,就将批发业务渐渐收缩,将钱全部投在买地上面。只要他看中了一块地,去跟人家商量,有意向时,他就将合议签到手,去国土局审批下来后。再将合议交到银行,去贷出巨额贷款。回头再将议定的价钱交到地主手里,这块地就是他的了。他再请市设计院设计出商品房图纸,就在空地上做起一间小房子,设计出模形,就只等着收钱了。虽然政府将地卡得很紧,但在顾长生来说,没有钻不进去的缝儿。有钱大家赚,政府官员也要钱,没有不爱钱的官儿。一次成功了,只要找到有权的,次次就会成功。平时大家说起世界末日,只当别个说笑话,现在真地来了,挣下巨额家产,又有什么意义?    五   郝男儿也躺在床上,听着大风呼拉拉地,鬼哭狼嚎地刮着。他的心一阵阵缩紧。今晚就要告别他留恋的人世间,心有不甘。想着他半生的风流韵事。想到高兴处,偷偷地笑出声来。他这不算特别辉煌的半生,但却结女人缘。他是由一次地方台为了提高收视率,举办唱歌比赛,郝男儿过五关崭六将,脱頴而出。人若出了名,红遍大江南北。走到哪里都有粉丝,还有人赖着找你签名,郝男儿就在前呼后拥的包围圈中,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他开始接受女粉丝的约会,谈起了恋爱。他回亿起次恋爱的过程,想起来都脸红,那时,他还不大熟悉男女之间的秘密,认为恋爱只是男女之间吃吃饭,看看电影。听听音乐会、逛逛公园。就这样过了三个月,他的女朋友拉起了他的手,他忽然感到心跳加速。脸红耳热。不能自己。心想恋爱原来是这样。晚上,当电影暗下来时,他忽然有了想吻女朋友的感觉,当他试着将嘴唇伸出去时,女朋友也在这时,愉到好处地将嘴唇伸了过来,俩人也不管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紧紧地将四片嘴唇贴在一起,舌头在双方嘴里搅动,不知什么滋味,反正就是新奇的感觉。这感觉迫使他们浑身热血沸腾。他们来不及看电影了,提前退场,在女朋友租的出租屋里,他次吃到了禁果,原来这滋味美妙得只可意会,不可言传_____    六   秦有林记得,他次接受别人的贿赂时(不应叫贿赂,应叫馈赠)是在一个饭店里。他有审批基层出卖土地的权力,卖有卖的说法,不卖有不卖的理由。全在他一枝笔。那些想买想卖的双方,就想尽办法走他的门路,今天请下宾馆,明天请桑拿,后天送小姐。他开始还掌握着原则,吃点喝点没啥。人生离不开吃饭。只要有人请,吃再多也不犯党的原则。洗洗桑拿也可以,将身上的污垢洗净,保持党的干净原则性。人家送小姐时,他不敢要了,一则怕小姐不干净,要是只图一时之快,得了可怕的脏病,他就终生吃苦。要不得,要不得。  想方设法得到土地使用权的人鬼精,不然怎么叫他们奸商呢?见他不接受小姐,只请他吃饭,在他儿子生日时(也不知他们从哪里打听到的)在饭店送了他一个信封,说是送给他儿子的生日礼物。他四下瞧瞧,见没人注意他们,就随手将信封放进了口袋。    七   尚春燕想睡,偏偏睡不着。不知怎么回事?今晚犹其清醒。往事走马灯似的又涌入她的面前。记得,自己考到外地读书后,月月就接到母亲含辛茹苦,从口中节省下来的读书经费。那时年青,不知道母亲是从哪里每月为自已筹措的经费,心安理得地念书,认为只要将书念好,将来找个好工作。那时再报答母亲不迟。  每次放寒暑假,看到母亲从田地里泥一身水一身回来,还要为自己烧茶煮饭,忙得汗流浃背时,自己想上前帮一把,母亲总不让,说她不熟悉这一切工作,总是赶她去看书。尚春燕看着自已白白嫩嫩的手,再看到那些粗活,就顺水推舟,去看书了。  毕业后,找到了可心的工作,在一个民营企业当会计。尚春燕就很少回家了。每月寄一点钱回家,母亲来信总说不要钱,她自己会养活自己。直到弟弟长大当兵,尚春燕才回家去过一次,看到母亲更老更黑,心里也涌起过一阵痛楚。舍不得母亲,发誓等自己在城里立下足,一定要接母亲到城里享福。    八   后来在城里找了个对象,成家结婚。忙着自己的事,很少回家看母亲。结婚时,甚至埋怨过母亲,没有别人家那样有脸面的家长出席婚礼。也没有别人家那样阔绰的嫁妆。母亲只寄来了两床棉絮,余外,就没有什么东西了。  弟弟在边关当兵,很少有假回家去看她。自己工作忙,也离不开自己的家和爱人。将母亲一人丢在老家,开始还挂念着。自从接母亲回家过年那一回,尚春燕就再也没有将她放在心上过——    九   顾长生顺风顺水地将房地产生意做到X市的品牌。钱如流水般进进出出,到这时,钱在他心中只是个符号了。银行都将钱叫头寸。头寸不够了,可到银行再去贷款。每年年底,银行催要贷款时,只可将当年利息还清,银行工作人员就不再催讨了。反正他们也是做钱的生意,只要有利息收,就是银行里的利润。没有利息时,也可再找他们放贷款抵还利息。实在没钱周转,银行逼得不能安身时,又还不起银行利息。银行就向法院告状,接到法院传票,顾长生与银行打过两次这样的官司。他一点也不怕,有固定资产在哪里,那些房子不是阴暗就是潮湿,反正没人买。银行没法,只好委托拍卖公司拍卖。顾长生钻法律的空子,宣布公司破产,而将实际财产转移。等躲过了风头,他以一个假名,重新注册一个公司,又做起了生意。    十   街上突然响起了惊天动地的一声,郝男儿吓得半死,他神精质地大叫,让死亡来得更猛列些吧。叫完以后,四周寂静无声。他等心跳慢慢恢复平静后。又想起了往事——  尝到甜头后,与女朋友如胶似漆,前后恩爱了一年左右,他觉得厌倦了,女朋友当仁不让地认为他就是伴侣,是终生的依靠。(其实还没办证呢)露出了他认为的种种毛病,喜欢唠叨,喜欢与人攀比。动不动就数落他这样不对,那样没办好。郝男儿不服,辨白道:好歹我也是个名人,还不中你的意?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来数落我?与她大吵几次过后,分道扬镖。    十一   接下来,又是第二次恋爱。也尝到了她的滋味。但是处了几个月,新鲜劲过去。女朋友的缺点也出来了,没有爱心。不敬重老人,不会做家务。几个月之后,双方都觉得没有意思,拜拜了。  第三次是个离婚女人,并且还比他大几岁,一次朋友集会时,他们认识了。一见衷情,女人小心地呵护着这份友情,半年之后,发展成爱情。对他呵护备至。对他的家人也很好。郝男儿认为找到了真爱,暗下决心与她相伴终生。但又一次让他失望并很快分手。原来,她与前夫还有一个孩子,俩人经常借讨论孩子问题约会。郝男儿受不了当第三者的耻辱,借口出外演出,躲得不见踪影——    十二   瓢泼大雨倾泻而下,雷的炸裂声象要将屋顶打穿。秦有林吓得魂不附体,心想,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他记得,次他喜滋滋地将那个信封在妻子面前展示时,妻神秘地一笑,也从房里拿出两个信封来,夫妻二人欣喜若狂,终于,也有人给咱送钱来了,真是天下掉下来的陷饼。老婆犹其高兴,她抱住秦有林,狠狠地亲了几口。这时,秦有林真高兴权力带来的好处。夫妻俩将三个信封打开,数着里面的钱,数完以后,俩人大眼瞪小眼,不费吹灰之力,一下就得到这么多钱,好几万哪。顶夫妻俩人一年的工资还有多。妻子舌头伸出去缩不回来,难怪别人说当官有好多来路不明的财产,今天真是眼见为实了。  晚上,夫妻俩躺在床上,高兴地亲热了一会。等双方都疲备下来,这才商量这笔钱作什么用?妻子建议买房,秦有林不同意,傻瓜,买什么房,现成的四室两厅还不够三个人住?妻子又要买黄金,说那东西保险,不管哪个朝代,这个东西永远有用。秦有林还不同意。商量来商量去,一致决定暂时以秦有林的母亲名义存起来,至于作何用处,以后再说吧。从此以后,秦有林就收不住手,凡是求他审批的土地,对不起,不烧香土地爷是不显灵的。    十三  尚春燕想起,那回将母亲接来过年,老人家在农村苦惯了,吃剩下的饭菜从来都舍不得倒掉。叫她不要吃、不要吃,她就是不听。有一次,吃了剩饭后,拉起了肚子,叫她到医院去,她硬挺着。只叫尚春燕买点止泻药给她喝喝。药喝下后,还是止不住,差点将老娘的老命也搭上去。还是尚春燕趁她拉得快要脱水时,叫来一辆的士,强行将她送到医院。医生说好险,要是再送来迟一点,老娘就没命了。尚春燕要在医院护理老娘,要做家务。孩子只好临时送给婆婆带,单位上只好请假。丈夫下班回来见衣也没洗,还要自己动手烧饭。当面不好说,背地里嘀嘀咕咕。说尚春燕不该将娘接来,现在倒好,夫妻俩人有一个不能上班,还要到医院服待她,家里乱得一团麻。尚春燕不服,与他顶了几句。夫妻俩就吵了起来,话越说越多,,丈夫提出,尚春燕要娘,就不能要他,要他,就不能要娘。娘出院后,在家休息几天,发觉女婿脸色不对,提出要回老家,尚春燕还在与丈夫赌气。见母亲要回家,也不好多留,将她送上火车,让她一个人回去了。  娘回去后,开始,尚春燕还一个月一个电话,后来,孩子的学习,自己的工作,做不完的家务。单位效益不好,快要破产了,又怕下岗找不到新的饭碗,还要忙着替自己充电。诸如此类事,慢慢将母亲遗忘了。    十四   顾长生虽然将生意做得稍有起色,但商场如战场,一下子把握不好,就可能倾家荡产,全军覆没。他有次买了一块地皮,地皮明帐上只花了三万块钱一亩,暗地里帐算起来,可比明帐多了。如今,凡是有点权的,不雁过拔毛,连苍蝇、蚊子飞过,也想拔下几根毛来,公务员们,嘴里说要廉洁,政府官员大会小会也说要反腐败反贪污。在如今开放搞活的政策下,做生意的有些人发了财,哪个不眼红哟,公务员不能做生意,旱涝保收,是中国百姓向往的职业。他们手中有权,你不烧香,各方神仙都不显灵,你就任何事都办不成了。顾长生买的土地价格连明带暗算起来,就是十三万一亩。恰巧九七年金融危机,土地买在手里,银行不贷款,没办法做房。请设计院稿好图纸,也做了小模型。请小姐卖房,但大家都没钱。买地皮的钱还是东拚西凑借来的,很少有人来买空头房。而且债主三天两头逼债,弄得跟黄世仁一样。顾长生只好学杨白劳,躲在外边不敢回来过年。逼狠了,连家俱、房子都贱价卖了还债。地皮那时贴本卖都没人要。躲债那个苦哟,没脸见人。人穷了,谁也不来睬你,好像你是臭狗屎,连臭狗屎都不如。平日在我手里得了好处的,好远见我来了就躲,躲不掉的也装作不认识。他妈的,平日吃老子喝老子,见老子点头哈腰,现在老子穷了,你们就不认得了,等老子发了财!哼! 共 690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的研究院
如何预防癫痫发作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