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漳州信息港 > 科技

【酒家-小说】蔷薇泪

发布时间:2019-09-14 07:22:28
1.

北国的雪落满了枝桠,放眼望去,蔓延的洁白在眼底肆虐。
雪地上有两排深深浅浅的脚印,顺着脚印看过去,眼前是两名女子的背影。一名女子身着黄色长袍,另外一名女子身着蓝色长袍。黄衣女子大抵是受了伤,被蓝衣女子搀扶着一步步地走,很是吃力。
北国是灵兽出没的地方。在这里,五百年可以孕育出一颗冰河果,它有着起死回生的效用,再经五百年之后,它便可转变成灵兽。灵兽是这个大陆上特别的种族,因为它们没有性别之分,并且,由于它们经过了漫长的孕育期,吸收了大量的天地之精华,故而可随意变换自己的形体。迄今为止,北国大抵只有五只灵兽,而它们的踪迹,一直不为人知晓。
两名女子在一处凸起的石头上坐下。黄衣女子感激地朝蓝衣女子望了一眼,道:“我叫寒莫,谢谢你救了我,不知该怎么称呼?”
“灵落。”蓝衣女子说完抿着嘴唇不再言语。
寒莫是她在来时的路上捡到的。其实,她并不想救她,她只是听见她的求救声才将她扶起来。来北国的人大抵都是冲着灵兽来的,彼此之间,该是敌人的。但是,她确实伤势惨重,灵落不忍留她在此等死,无奈,只好对她做了应急处理。
雪开始变得密集,大片大片地朝她们脸上袭来。寒莫起身,挥了挥衣袖,雪花四散开来。
灵落见这动作,蓦地皱了皱眉,不过多言语。
“我们走吧,这里太过危险。”寒莫望了望自己腿上的伤轻声道。
灵落起身搀扶着她,片片雪花在眼前绽开,寒莫似是意识到什么,不再使用法力拂去。
隐约间,眼前似是出现了一个人,银色的长袍在白雪的映衬下有些耀眼。远远地,灵落觉得有些像幻灭,也便放松了警惕。他并未挪动脚步,好似在静静等待她们到来。
走近,果然是幻灭。灵落朝他笑笑,依旧不言语。
“灵落,你可曾见到有人在附近出没?”幻灭紧锁着双眉,神情很是凝重。
“没有,发生了什么事?”灵落望望他,蓦地又望了望寒莫。
“她是谁?”幻灭盯着寒莫问道。
“路上遇见的,她受伤了。”
“被灵兽弄伤的?”幻灭直勾勾地盯着寒莫的眼睛道。
寒莫有些不自在,淡淡回了一句:“不是,遇上敌人埋伏。”
“看来你是雪家的人。”幻灭收回目光,眼睛转向别处。
“你如何知晓?”
“雪家得罪了哪个家族,怎么近常常招来杀手,污染这雪国圣地?”幻灭似问非问地道了一句。
寒莫紧抿着嘴唇不再说话。
“灵落,你回来做什么?事情处理好了么?”幻灭把脸转向灵落。
“我想回来帮你。一个人,没有地方去。”
幻灭愣了一下,盯着她望了许久道:“他们已经离世了么?那些药,该有用才是。”
“在我回去的途中药被人抢走了,本想再转过头来求你,可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灵落叹了一口气,眼里似是有泪。
“生死自由天命,不要太过悲伤。那些药即便能保住他们的性命,治愈之后遭受的痛苦也十分剧烈,也许,这样反倒更轻松,少了那些折磨。”
“恩,我明白的。”灵落的眼神依旧黯淡。
幻灭不再言语,自顾自地往前走。
“幻灭,能带她过去养伤吗?”
“如果你执意带她过来,想必你知道该怎么做。”幻灭头也不回地继续走。
灵落望了寒莫一眼,弹指间,已经让她陷入了昏迷。
雪越来越大,扑簌扑簌地落得一片繁华。很快,他们的脚印便湮没在这飞雪中。

2.

幻灭的住所依旧没有改变,一座简单的房屋,在这北国的冰雪中,有着异样的温暖之感。灵落一直觉得,这所房子该是处于结界之中的,这种不和谐的温暖之感,显得那般突兀。
早在一年之前,灵落便来过这里。当时,父母身受重伤,灵落听闻冰河果可以治愈他们的伤势,于是,她历尽千辛万苦来到了这里。
幻灭并没有同意给她冰河果。作为冰河果和灵兽的守护者,幻灭不会轻易允诺这种请求。贪念,是人类的秉性,一旦同意,来此的人将不计其数,那么,这里再无安宁之日。灵落一直静默且偏执地留在这里,屋外的雪一直纷纷扬扬地下个不停,而她便一直站在屋外,等待着幻灭开口。
很多天,幻灭甚至没有从屋子里走出来。他非常清楚,灵落迟早是会走的。
终于,灵落失望地走了。望见她在雪地里摇摇欲坠的身影,幻灭有些不忍,可是,他清楚自己的职责。
几天之后,灵落再次返回,不是为了索求冰河果,只因回行的途中遇见了受伤的灵兽,于是,她将它们带回。望着灵落一脸的疲惫,幻灭终是将冰河果给了她。其实,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冰河果可以救的人,灵兽也是可以救的。但是,灵落没有带走它们。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让她做了这样的决定,幻灭都决意成全她。
这一次,灵落再次回来,幻灭没有将她拒之门外。或者,他需要她的帮助,因为他一直找不到两只失踪的灵兽,而在这北国迷失之地,能独自一人找到他的住所的只有灵落一人。不管她用的什么方法,他都相信她有着过人的感知能力。也许,他并不完全信任她,但是,他知道她会帮他。
灵落一直施法将寒莫控制在昏迷状态。几天之后,她的伤渐渐痊愈了。灵落遵从幻灭的规则,将寒莫带往另外一个方向,而后解开她的术,再独自回来。雪国是幻灭守护的圣地,为了保护那些灵兽,幻灭的住所和行踪一直不为人知晓。这样,可以为他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不能留下寒莫,自然也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住所位于何处。
幻灭时常外出,灵落知道,他是在寻找那些灵兽。她也曾暗中寻找过,在灵兽常出没的地方,她未曾寻得它们的气息,它们仿佛消失了一般,没有留下任何可供她寻觅的信息。
北国的雪很漂亮,大片耀眼的白延伸到远方,屋外的枝桠上满是这种晶莹的色泽。阳光总是和白雪共存着,在模糊的光晕中,不会有温暖的感觉,亦不会觉得寒冷。灵落总是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房檐下很轻微地笑,带着一种疏离和冷漠,雪落了一身,她也不挪动脚步。父母离开了,她多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面对眼前望不到边的银白,她的思绪一直那么游离着,漫无目的,沉不下来。这里,不是属于她的地方,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哪里。幻灭并不算她的朋友,她一直知道。只是,她真的无处可去。这个国度,厮杀和掠夺在蔓延着,强者杀害弱者,每一个人都在这迷乱的世界里沉沦。而她,不想参与亦不想去改变谁。也许,她曾经那么尝试过,可是,她失败了,所以,淡漠是她的选择。
许久之后,幻灭的情绪开始变得低迷,而灵落却渐渐平静下来。她开始花很多时间在外寻觅。一直以来,她都有着强大的感知能力,她知道,如果连自己都找不到它们,那么,幻灭更不可能找得到,虽然,她的灵力不一定比幻灭强大。
很多天,灵落都没有回来。幻灭一个人在小屋中,心里莫名的恐慌。
他去了另外两只灵兽的所在地,看见它们依是安好。那里,还留下了灵落曾经来过的气息,可是,他却未曾寻得她。而后,那些气息便消失了,没有任何踪迹。

.

幻灭疲惫地回到住所,屋内莫名地出现一名女子,却不是灵落。他记得她,眼前的女子便是灵落所救之人,名唤寒莫。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幻灭有些不悦。
“灵落带我来的。”寒莫笑道。
幻灭把脸一沉,低声问道:“那么,她在哪里?”
“也许还在寻找那些灵兽的下落。”寒莫依是微笑。
“不管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都请你离开,这里同你并无联系。”幻灭有些恼怒,但是,他并不相信灵落会做这样的事。这里的规则,灵落一直明白。
“确实是她带我来的。”寒莫拿出一柄短剑,笑了笑。
幻灭记得这柄剑,那是灵落贴身携带的。她说过,那是她父亲留给她的东西。可是,他依旧不相信寒莫的话。他们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很快,这里就会出现为争夺灵兽而来的人。灵落一定有危险,否则,这么重要的东西不会在她手上。
“你的目的?”谈话间,幻灭已经开始解除房屋的结界。
“既然骗不到你,那么,我便告诉你好了,我的目的是寻找蔷薇,只有找到它,我的父母才可活命。”
幻灭楞了一下,继而笑笑。同样是为父母而来,只是,这两名女子的方式居然有这么大的差别。
“如果是救他们的性命,冰河果就可,不必蔷薇出面。”幻灭淡淡道。
“他们并不是受伤,是被人挟持。”
“所以要以蔷薇作为交换?可惜了,这些都与我无关。”
“我知道你不会帮我,但是,灵落在我手上。”寒莫有些得意地笑笑。
“既然她在你们手上,你要杀便杀,与我无关。”
“果真如此?”
幻灭并未答话,只是轻轻一跃,已然退到屋外。不待他摧毁房屋,寒莫便已逃离出来。顷刻间房屋消失不见,只余片片雪花纷纷而落,旋即,几道黑影立于幻灭跟前。
“看来,你们都是雪家的人。”幻灭浅笑。
“是又如何,既然你不愿交换,那么,灵落和那两只灵兽都将性命不保。”寒莫恶狠狠地道了一句。她已经忍到了极限,先是雪家出现了叛逆者,抓走了父亲和母亲,然后便是要挟她找到蔷薇,这才可作为交换条件。而主谋者是谁,她却迟迟查不出来。无奈,她只能听之任之。
“灵兽在你手上?不可能,你身上没有遗留下他们的气息。”
“我知道你需要灵落是因为她有过人的感知能力,但是,你们的感知所追寻的气息,我的人可以将其消除。我现在给你一次机会,告诉我蔷薇的所在,否则,你必将后悔。”
“另外两只失踪的灵兽,也是被你虏获了吧,你的交换条件应该是四只以及灵落,不是吗?”幻灭扬起了眉毛,一脸的冷漠。
“另外两只并不在我手上,先前已经被人劫走。”
“看来你先前的伤势,确是灵兽所致。你若想带走蔷薇也很简单,以四只灵兽以及灵落作为交换条件,那么,蔷薇会随你而去。”
“看来你很有把握,认为可以逃过一劫。”寒莫说完朝旁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动手。她心里清楚,另外两只灵兽定是被那威胁自己的人给抢走了,她敌不过他们,那么,她只能强行带走幻灭,逼他说出蔷薇的下落。
雪纷纷扬扬地下落,迷了双眼。幻灭瞬间结出几面冰墙,将雪花挡过,此时,两个黑影趁机跃入幻灭所结的冰墙之中,随后结出一把菱形双刃,双双朝幻灭袭来。幻灭腾身跃起,转瞬之间,消失无踪。正待冰墙之中的两人茫然四顾之际,幻灭解除了冰面结界,片片碎冰如同利刃一般朝那两人袭去。寒莫顾不得那两人的安危,只是茫然地寻找幻灭的踪迹。与此同时,那两人已然如笼中之鸟一般,被利刃刺得瘫倒在地,而幻灭,却仍旧不见踪影。寒莫朝受伤的两人看去,只见他们身下有厚厚的一层冰,却不见其它。
其余人见状,唯恐自己惨死于此,于是纷纷施法寻找幻灭的踪迹。气息仍旧留于此地,可是,却无法侦破他的结界将他找出。
许久,寒莫终于带着受伤的两人往回走,在他们身后,那块厚厚的冰层似是在沿着他们行走的方向缓缓挪动。

4.

寒莫刚回到住所,便有人向她通报,说敌人再次缩短了时间,并放出话来,若是寒莫十日之内还无法寻得蔷薇,那么,族长和夫人都将性命不保。寒莫恨恨地握了握手中的短剑,朝囚禁灵落的方向走去。
一名老者挡住了寒莫的去路。老者衣着华贵,面露病容。他满脸严肃地对寒莫说:“此时你不要靠近囚室。”
“为何?”
“你被人跟踪了还不自知?”老者捋了捋花白的胡子不急不缓地说道。
“金老族长,不必您多言,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寒莫说完头也不回地向囚室继续走。不知为什么,她总觉得老族长怪怪的。
老族长再次捋了捋胡子,嘴角扬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微笑。
幻灭循着寒莫的足迹一直跟踪到了囚室附近。其实,他们彼此心中都清楚,这个囚室的位置不会再是一个秘密,可是,双方都不愿先行动手。
灵落与两只灵兽被囚禁在不同的囚室,但是相距并不远。灵兽受的伤很重,似乎一直处于昏迷状态。
听到脚步声,灵落抬眼看看,继而探寻到一丝幻灭的气息。
“看来,你的命没有灵兽值钱。”寒莫讥讽地对灵落道了一句。
“这是自然。”灵落笑笑。
“听你的口气,似乎准备受死!”
“死也无妨。”
“那么,你认为以幻灭一人之力就可救走这两只灵兽?即便如此,若是你死了,他又如何寻找另外两只?”寒莫似笑非笑地道了一句。
“它们和你要找的人该是在同一个地方。”
寒莫止住脚步,回头望望灵落,再次恨恨地握了握手中的短剑。继而愤怒地吼了一声:“幻灭,你还要藏到什么时候?你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妄想可以救出他们!”
“我已经探听到一个消息,知晓了你真正的敌人是谁。如何,要不要以这三条命作为交换?”幻灭的声音在囚室中响起,却不见人影。
“你以为这样就可带走他们?这是我的地方,我得不到的消息,你怎么可能得到?即便有类似的言语传到你的耳朵里,那也是有人故意为之,只能说明这里有奸细,并不见得你说的就是真的。”寒莫一边说一边探寻着他的踪迹,可是仍旧循迹不到。

共 84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亦真亦幻中一个伤感的故事在飘雪的北国上演。小说在救人与被救、阴谋与反阴谋、冷漠与热情、真情与虚伪中纠缠上演,情节一波三折,吸引着人想一口气读下去。而作者想要极力表达的,是初的、真实的人性,那是一种善良、仁慈,是一种宽容和博爱,足够融化一切的力量,而灵落,无疑是善良的化身。她用心包容着一切,光明正大,就算为了救家人,她也是光明磊落,用心感怀了幻灭。而一段曲折之后,她失去了生命,却激起了幻灭所有的情感。冰也有了感情,这足够证明了爱心的伟大,而作者,无疑想要极力表现这种伟大!这样的玄幻小说,为了一个鲜明的主题那就是爱,让一切在爱中涅槃、永生!小说真情感人、情节曲折动人、想象丰富、人物形象鲜明,中心和主题突出,好文,欣赏。推荐阅读。【编辑:故事中人】【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1012022】
1 楼 文友: 2011-01-20 20:09:54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亦真亦幻中一个伤感的故事在飘雪的北国上演。小说在救人与被救、阴谋与反阴谋、冷漠与热情、真情与虚伪中纠缠上演,情节一波三折,吸引着人想一口气读下去。而作者想要极力表达的,是初的、真实的人性,那是一种善良、仁慈,是一种宽容和博爱,足够融化一切的力量,而灵落,无疑是善良的化身。她用心包容着一切,光明正大,就算为了救家人,她也是光明磊落,用心感怀了幻灭。而一段曲折之后,她失去了生命,却激起了幻灭所有的情感。冰也有了感情,这足够证明了爱心的伟大,而作者,无疑想要极力表现这种伟大!这样的玄幻小说,为了一个鲜明的主题那就是爱,让一切在爱中涅槃、永生!小说真情感人、情节曲折动人、想象丰富、人物形象鲜明,中心和主题突出,好文,欣赏。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2 楼 文友: 2011-01-20 20:10:02 问好痕痕 平凡的人有着平凡的故事
 楼 文友: 2011-01-21 1 :10:27 强大。向来佩服会写小说的作者。问安痕痕 姓名:曹浩 QQ:601424074
4 楼 文友: 2011-01-2 10:46:19 花落成冢泪成殇…… 游离红尘观风云,但愿逍遥为魅影。吃什么菜活血化瘀快
小孩营养不良的表现
儿童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宝宝大便黑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